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疯子也别想斗风车——写在世界读书日

世界读书日,无心读书,也无心关注世界。n栋楼、楼与楼之间的空地、充斥着谣言的网络,就仿佛是整个世界。你可以无心读书,不能不好好备课。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小时候接触的第一本书是被翻烂翻黑了的《说唐》,北齐、北周,罗艺、秦琼。在故乡公主岭农村,没有那么多文化生活。我也看不懂《说唐》,那书的主人我叫三舅。1982年我上小学的时候,很多写字不错的师范毕业的女生补充到教师队伍里了。我很怀念我的语文启蒙老师刘淑华,她对我要求很严。后来一位姓田的老师教我们四年级。作文,我确实从作文选上抄过——那个年代能买到作文选也不容易了。“套范文”换来了表扬,可幻想自己将来得诺贝尔奖的作文却没换回任何评语。有一次期末考试后,田老师在母校(104小学部)二楼的楼梯拐角训斥我:“钟放,你这回这个小短文弄得什么破玩意儿?!”意思是,我答得不好,高分没戏了,让她失望了。

那时候,对标准的阅读题没有概念。

同学c的家在平阳街百货商店附近,好多个星期三下午,我们去他家看小人书,玩到快吃晚饭。小学仿佛就是个空白,读过作文选、读过小人书,后来萌生了读四大名著的想法。一套《西游记》3.4元,《水浒》可能还贵些,大致是5.2元吧。原版《西游记》看不懂,《水浒》那点儿绣像又算什么呢?不美,刻板地从书中找出几个生字,也没有查字典,更没有老师讲解。《三国》就是全靠听评书了。我六年级拿到了《红楼梦》,班里有个同学叫高媛,《聪明累》唱得特别好。正播放87版电视剧《红楼梦》,我有了“啃”名著的意识,识字量也比以前大了。

没有老师单独辅导,谈不上苦。那样的小学生活,很幸福了。写到这里,我还是无比感激和怀念教过我语文的刘淑华老师和田老师。我们的国家在十年动乱中元气大伤,刚恢复不久。学校周边是安定的,没有学生“假期弯道超车”之说,阅不阅读就看自己的家庭条件和志趣了。

回看四十年前的小学时代,我想激励自己,不想训诫后辈。书能够给人增添力量,读书要讲方法、讲效率。十四五岁以前,是读书打基础的时候,错过了,想补救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我因过多地沉浸在书中,对生计问题也不是没有影响,对大家庭和亲人也有些亏欠。该尽的义务,竟然有一些“力所不能及”之类的借口。余生很贵,因读书导致的生活短板,我自己应该清楚,应该面对。装腔作势、高谈阔论、拉帮结派,永远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偶尔想起躺在办公室架子上的《堂吉诃德》,还有《安徒生童话》。封城、封校,别封心。我读得少了,尤其是参考书,几乎不看。现在是总结提炼、推陈出新的时候了,少读,就少读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69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