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朱知府智审眼镜案

清道光年间,湖南澧州知府朱云武,惩恶扶贫,为官清廉,爱民如子,深受澧州人民的爱戴。他办案处处为百姓着想,在审案过程中往往透着智慧,其判审结果大都使富霸者有苦难诉,让贫弱者欢天喜地,令人拍案叫绝。

 

一日,虎山有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挑了一担柴火从二十多里地赶到澧州城来卖,卖完了好赶回去给老伴抓药治病。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他刚进南门,就遇见了一位穿着华丽的戴着眼镜的城里人,一副绅士派头。

 

大概是这位绅士有点着急的事吧,在慌忙中与老者擦肩而过时,他的眼镜“砰”的一声被老者所担木柴挂下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下可不得了了,绅士便拦着老者不依不饶,硬要他赔眼镜。

 

这位老者也不示弱:“兄弟姐妹们,你们可要给我作证,我老汉挑着这么重的担子,他一个人赤手空拳的走路,这到底谁让谁呢?

 

”这时,在一旁围观的人纷纷指责绅士不该慌里慌张的,走路不长眼睛。

 

于是他就不那么绅士了:“不赔你就别想走了,我懒得跟你啰嗦,走,咱们上衙门理论去。”

来到知府衙门,朱大人立即升堂。

 

他一眼就认出来者之一就是一向傲慢且蛮不讲理的盐商王四。

 

于是手拿惊堂木,朗声说到:“台下二位,见了本官为何还不下跪,你俩谁是原告?”

二位正在堂下起劲争吵,听到后赶紧跪下。

 

王四抢先说道:“知府大人,小人名叫王四,是澧州城里的盐商,今天我在大街上走得好好的,却不想这老汉挑着木柴在街上横冲直撞,有意撞掉了我的眼镜,将我的眼镜摔碎了。您不知道,我家代代富有,这镜片又是我家几代相传的上等水晶所做,可贵着呢。朱大人,您可要为我作主啊!”

 

这时,老汉也叙述了事情的原委,说主要是王四走路慌张所致。

 

两人陈述完毕,朱大人已经完全明白了。

 

他知道王四的眼镜镜片绝不是什么上等水晶做的,不然的话,如此精明的他怎能不捡些碎片来作为凭证呢。

 

 

他想了想,便有了主意。

 

“原告王四,你说你的眼镜值多少钱?”

 

“最少也值15两银子,不过看他那穷样子,我发发善心,就赔我10两吧。”

 

“好”,朱大人转头对老汉说:“老汉,你挑柴进城不小心挂掉了王老爷的眼镜是实,既然是你的东西挂掉了人家的眼镜,赔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就赔他10两银子吧。”

 

“大人,我哪来的银子啊,我家老伴正在家里害病,正等我把柴火卖了给她抓药呢!”

 

“你自己没有就不能借吗?”

 

“在城里我可没有熟人啊,我哪里去借?”

 

“这个好说。我听说南门有个张员外,他为人厚道,乐善好施。你就在他那儿借吧。来,把手抻出来,我在你手上写几个字,张员外看到后一定会借钱给你的。”

 

老汉得令后,马上到张员外家借钱去了。

这时朱大人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写个纸条,叫了个干练的衙役到身边,且指着纸条高声说道:“为确保那老汉能借到钱,你辛苦一下,拿着这张纸条到张员外那里跑一趟。”

王四听到这些后,心想这个朱大人也真细心,于是他越发放心了,安心地跪地大堂上等老汉送钱来。

且说老汉急急忙忙的跑到张员外家,找到张员外把事情经过一说,就开口借钱。

 

张员外原本是朱大人的同僚和至交,听老汉这么一说,于是很和蔼地对老人说:“老人家,借钱不是问题,请把手伸过来我看看。”

 

张员外这一看不打紧,看后竟仰天大笑起来。

你道为啥?原来老汉手上写的是“飞跑”二字!

老汉当然不知就里,他是大老粗一个,不识字啊。正要开口,张员外边笑边说:“老人家,这是朱大人给你的脱身之计,你手上写的是‘飞跑’二字,你还不快跑!”

 

这时老汉如梦初醒,正准备跑回家,却见一衙役正好赶来,边跑边对老汉说:“老人家,您等一等。”

 

老汉以为朱大人变了挂,又派衙役来抓他回去的,哪里肯停,于是越发跑得快了。

 

幸亏那衙役训练有素,不一会儿功夫就追上了老汉。

 

老汉也实在没办法,只好跪下来求饶:“官差大人,您饶了我吧,我可真没办法借钱啦,我一家老小正等着我回去呢,你就行行好,饶了我这一回吧!”

 

那衙役一边喘着气,一边连连摆手:“老人家,您误会了,这是朱大人给您的钱,您拿着给大娘治病吧,朱大人说了,这钱就算是知府衙门买了您的柴火款吧。”

这时,老汉已是热泪盈眶,双手捧着钱,朝澧州府衙门方向拜了又拜。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朱云武虽然打发了老汉走了,可他一想,不妥,那老汉回去怎么交待呢,那不是白白损失了一担柴火呀。

 

可不能让穷人吃亏。

 

于是就写下了这么一张纸条:“柴火本府买了,速取半两纹银送与老人家。”那干练的衙役见了字条后当然心领神会,于是就出现了以上精彩动人的一幕。

再说王四一直在衙门里跪着等老汉送钱来,两个时辰过去了却未见音讯,于是慌了,对朱云武说:“朱大人,看来等不来了,这钱我不要了。”

 

这时朱云武故意说:“这怎么行,一定得等着,你这么珍贵的水晶眼镜都被他摔坏了,他不赔钱,我决不饶他!”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眼见日头已快落山,王四于是以乞求的口吻对朱云武说道:“朱大人,我真的不要了,小人还有事要办,您就让我回家吧。”

 

朱云武见时机已到,于是说道:“这可是你要求的,好,既然如此,你就在案卷上签个字吧。”

 

就这样,一向高高在上的王四王老爷不但被白白丢了眼镜,还在公堂上跪了大半天才怏怏回家,而且不敢有半点怨言。

作者:

 

张业双,男,大学文化,从事办公室文字工作20多年,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文章200多篇,参与过地方志的编纂工作,撰稿并主持拍摄过多部电视专题片,做过编辑、记者,当过老师。曾被列为当地“十大青年明星”,得过“省级优秀教师”、“全省大书法榜样人物”、“全国优秀书法指导老师”等荣誉称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028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