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妮儿啊,别恨爹……

穿着白单裤子(孝衣)、白鞋、扎着长长的“泪头布”的表姑跪在灵前,表情木然,一声不吭,与跪在灵前的其他孝子贤孙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每当有亲朋来吊唁时,孝子贤孙们就跪倒一片,头磕到地上,呜呜地哭,声音大的出奇,以此来向吊唁的人表明他们内心的悲痛。而表姑就一直跪在那里,木然得一声不吭……

人们窃窃地、小声地议论着:秀菊这是在恨她爹呢……

表姑叫秀菊,也六十几岁,是当奶奶的人了。秀菊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

秀菊确实也应该恨她爹。人们都这么觉得。

秀菊受了很多委屈,这一辈子过得都挺苦的。一些问题的根源,不能说与她爹没有关系。

秀菊年轻的时候,很聪明,也很漂亮。十六七岁的时候,经常在镇上的中学考头几名。

秀菊也心气儿提高的,哪个年轻的孩子心气儿没高过呢?那个年代、农村里,心气儿高,无非就是能好好上学,考出去,离开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地。

可是考高中的时候,秀菊爹愣就没让秀菊考。

秀菊爹是村里最抠门儿的一个人,还是个“杠头”,就是能固执到那种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

村里一直流传着一个笑话儿,就是“木生逢集必赶,集集放空。”秀菊爹叫木生,特别喜欢赶集,镇上的集五天一次,秀菊爹每集都骑着车子去赶集,比谁去的都早,比谁回来的也晚,但就是一分钱东西也不买。

人们就问:赶集赶集,你不买东西,去赶个什么集?

秀菊爹要不就是不搭理人家,任人家说去;要不就上来那“杠头”劲儿,回人家一句:赶集赶集,赶集就非得买东西呀,你们整天求老天爷这个,求老天爷那个,老天爷哪回听你们的了?赶集可不就是个“赶”。

后来人们明白了,秀菊爹就是喜欢赶集的那种感觉。

秀菊爹太会过日子了,每天起的最早,背着个筐,把村街上的牛粪、半砖头都拾到家里去了。

人们就说,木生拾的粪能顶好几袋子化肥呢!木生拾的半砖头连给他孙子盖房打硷(砖墙的地基)都够了……

秀菊爹就是这么个会过日子的人。

人们传说有一回秀菊爹赶集没放空,车把上挂着一捆葱。人们就开玩笑说:“木生这回破天荒了,赶集不放空了,舍得出血了,买了一捆葱。”

木生笑着说:姥娘门儿上舅走赶集卖葱,白给的。

人们就恍然大悟,然后又哄堂大笑。

“我说怎么这么邪门儿呢,天天去赶集,原来就是为了去集上碰亲戚,碰上亲戚能沾点光,就沾点光……”

秀菊受委屈就受在她爹太会过日子上。

初中毕了业,秀菊要考高中。

秀菊爹说:考嘛考呀!这么个闺女家,早晚都是要出门子、嫁人的人。花那冤枉钱干嘛?

秀菊就急得哭,说:“俺考上学,将来有工作,挣了钱,俺就能花。”

秀菊爹说:“你就是挣了钱,也是花到别人家去,花不到咱家来。”

秀菊就哭得更凶了,说:“大不了,俺一辈子不嫁人了!挣了钱,都给你。”

秀菊爹说:“你别说的那么好听。再说嫁人不嫁人,也由不得你。哪有闺女不嫁人的。”

秀菊就不哭了,抹干了眼泪,红着眼圈儿,梗着脖子说:“花多少钱,你记着,俺将来挣了钱还你,行不?”

秀菊爹沉默了半天,说:“别考虑那么远了,还是先顾着眼前吧。”

人们都知道,秀菊爹说的“眼前”指什么。

就是,秀菊爹准备要给大儿子盖房、娶媳妇。那时候的农村,儿子十五六岁就要盖房子,只有这样,才有媒婆给你做让说媒的计划。盖不起房子,没人说媒,在那时的农村里,就是顶丢人的事。

秀菊爹,砖也买了,木头也买了,宅子也垫好了,就差动工的那点工钱,还有彩礼钱了。

人们都传说着,秀菊爹是要先把秀菊嫁了,用男方给的彩礼钱,给大儿子盖房、娶媳妇。

那时候的农村,确实也有不少这么做的。

还有更穷的,就“换亲”或“转亲”。这是那个时代,不少穷现家儿,无奈这下的做法儿。当然谁这么做了,谁家就会叫人笑话。“换亲”就是两家都有儿有女,这家的闺女去另外一家做媳妇,另外一家的闺女嫁到这家来做媳妇,两家就都把事情办了。“转亲”就是三家轮着转,A家的闺女嫁到C家,B家的闺女嫁到A家,C家的闺女再嫁到B家,也都有媳妇了……

就是为了省钱。

听着都有些头疼,别扭。当然是丢人的事。

秀菊爹虽然特别会过日子,但在这件事上,还是觉得不能走那一步。

所以,就坚持了一点,谁能给他家凑够了给儿子盖房、娶媳妇的钱,就让秀菊嫁谁。

秀菊那个哭呀,哭也没办法。秀菊娘就劝:女人都是这个命。

秀菊还偷跑过一回,叫秀菊爹抓回来,打了一顿。

秀菊就沉默了,一连好几个月不说话儿。

秀菊到底还是嫁了。

秀菊也确实嫁了一个好人家,可是那个好人家的标准,就是有钱,或者确切地说出得起秀菊爹要的钱。

秀菊男人家,在镇上开个五金铺子,算是富户。秀菊男人,虽然说不上帅气,但长得也五大三粗的,挺有个爷们儿样。

可就有一点不好,听说秀菊男人有点小恶习,老爱打架什么的,算是街头上那种小混混。

秀菊就有点怕。但秀菊爹说:“怕什么怕,这样的人更好,没人敢惹,你到那边去,也没人敢欺负你。”

秀菊初嫁的那两年,确实看着也像是一副享福的样子,衣裳嘛的都是穿得最好的,吃喝也比一般人家强不少,每回回来,都是秀菊男人骑着个幸福125的大摩托来,风光的很。那个年头儿,能买得起大摩托的人家,可真不多。

可是,没过两年,秀菊就经常哭着回来,有时候脸上还带着伤。

夫妻吵架、打架,在那个年代也是经常的事,家家都这样,人们也不觉得稀奇,大不了就是跑回娘家住几天,再接回去。

可是秀菊是三天两头的就往娘家跑。人们就有些议论了。

人们的议论也不是空穴来风,秀菊来人混黑社会,走私物品,倒买倒卖,经常喝得醉了八稀的,回家,一不高兴,就动手打人,秀菊就遭殃。人们还传说秀菊男人在外面包养别的女人……

反正,事总是越传越热闹,越传越离谱。

但人们看着那段时间的秀菊,确实也过得不开心,脸上总没个笑模样。

秀菊闹过几回离婚,但都没闹成。秀菊男人骑着大摩托,拿着菜刀追到秀菊娘家来说:你要是敢离婚,我就把你们全家都剁了……

秀菊娘家的人,就都怕了。

尤其是秀菊爹,木生。

人们都不知道秀菊那几年是怎么挺过来的,并且还挺出了个人模样来。

秀菊当了民办教师,然后又参加考试,去县城上了三年师范,转正,吃上公家饭了。

人们都念叨,秀菊这回出息了,苦日子也熬到头了,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

秀菊聪明,又争气。在村里没教几年,就调到镇上,在镇上没教几年,又调到县城。

秀菊也是两个儿子的妈了,俩儿子都长得高大帅气,模样随秀菊。人们见了秀菊就夸奖:秀菊,你现在是公家人儿了,俩儿子又这么好,以后可就享福吧。

秀菊脸上就有骄傲的笑。秀菊真是熬出来了。儿子大了,男人也收敛了点,年龄也大了点,脾气也不像从前那么暴躁了。不再敢动手打秀菊了。

可是恶习还是不改,不正道地做生意,还是到处坑蒙拐骗,因为这个来钱快。

秀菊的担心,只有秀菊知道。

谁家的担心,也只有自己知道。

终于,秀菊男人还是在俩儿子上高中那年,出事了。

被判了十五年。

还要赔不少钱。法院的人找到教委,把秀菊的工资都给扣了一多半,只给秀菊留个饭钱。

秀菊那段日子就老来娘家,唉声叹气,秀菊爹娘也唉声叹气。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秀菊爹,一直是坐在院门口抽早烟,秀菊娘就哭……

秀菊娘哭着把两个儿子叫回来。秀菊的俩弟弟也都结婚,顶门立户过日子了,在外面打钱挣钱,混生活。

秀菊娘对大儿子说:“你欠你姐的,你多拿点儿。”

对二儿子说:“你结婚晚,但那几年,你姐也没少帮衫你,你也得拿,可以比你哥少拿点儿。”

俩弟弟凑的钱,秀菊没都要,说:“你们也都有媳妇、孩子,也都得过日子呢。别叫兄弟媳妇在背后里戳我脊梁骨,也别搅得你们都过不了……”

俩弟弟一人喊了一声“姐”,就把秀菊的泪喊满了脸。

如今秀菊爹死了,秀菊男人还关在监狱里,不能来吊孝。人们都知道,人们也都议论。

这不是件光彩的事,也是件不合乡俗的事。

秀菊光跪着,不掉泪,哪怕装装样子,干哭俩声呢。都没有……

人们就都说,秀菊这是在恨他爹呢。

可是,入殓钉棺材帽的那一刻,秀菊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轮到秀菊在棺材前磕头,秀菊就一个接一个地磕起来没完了,一边磕一边掉眼泪,不停,磕头不停,眼泪也不停……

无声地那种哭,人们都知道最难受的就是这种不哭出声来的掉眼泪……

爹死了,闺女磕头“没有讲儿”,闺女愿意磕多少都行,都没人拦着。

可是不拦着不行了。

人群里议论说,秀菊这是要磕八十三个吗?她爹活了八十三,她就磕八十三个?村里也有这样的传说,但那只是传说,还真没见过“爹死时多少岁,闺女就磕多少个的”实例。

秀菊就这么一直无声地流着泪,一直磕下去,把人们的心都磕碎了,也磕慌了……

人们不知道秀菊磕的这是恨,还是爱?

弟弟看不下去了,喊“姐……”,弟媳妇也还能看着,也跟着喊“姐”,当家的哥们、嫂子们也看不下去了,一声声地喊“秀菊,别磕了,行了、行了,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入土为安,秀菊、秀菊……”

人们除了心疼秀菊,可能还有另外一种猜测,秀菊可能这是不让她爹出殡。

秀菊这辈子的命,或者受的那些委屈,不能说和她爹没关系……

秀菊这么磕下去,还真不行。

大辈们不能上前拉,就只好让小辈们上前劝,侄子过来了,侄女也过来了,一边哭,一边拉着秀菊的胳膊喊“姑……”

秀菊的眼泪就流得更凶了,还是拼命地挣扎着往下磕头。最后,拉着的人实在太多了,秀菊的头再也磕不下去了,秀菊终于“哇”地一声“爹啊!”,大声地哭了出来……

人群里好多人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好了……”

“爹啊、爹!”秀菊的那声从心肺里哭喊出来的“爹”,太扎人心了,扎得好多人都红了眼圈,还有那心软的,扑簌扑簌地跟着掉眼泪……

殡出了。

该走的程序,一切都走完了。

秀菊脱了孝衣,从坟上回来,一头花白的头发,也显得那么苍老了。

秀菊的确也老了,秀菊也是六十几的人了。

但是秀菊的眉眼儿,还是有一份岁月遮不住的清秀,人们又仿佛看见秀菊当年那漂亮、聪明的样子……

几天后,村里人们都知道了一件事。

秀菊爹临闭眼时,挣扎着最后一口气把一张存折塞到秀菊手里,对着一家子人说:“这钱,你们谁也不能要!一分也不能要!”

这十几万,秀菊娘知道。秀菊爹说:“手术不做了,做了也不保活。别再给孩子们添累赘了。秀菊,还有秀菊呢,俺妮儿现在过得这么难!都怪我,我有罪!就把咱剩的那点钱,给秀菊吧……”

临闭眼,秀菊爹紧紧地攥着秀菊的手说:“妮儿,别恨爹!爹对不起你。妮儿啊,别恨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67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