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回忆父亲二三事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四年了,早就想写点什么纪念他老人家。但是迟迟提不起笔!人在刚失去亲人时,思绪是乱的,特别是象我这种,十六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三个最亲的亲人的离世的人,根本静不下来写东西!在今天父亲九十八岁生日的日子,记下父亲在生时的一些往事,以纪念我亲爱的父亲!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一 父亲的严

 

人说严父,慈母,但在父亲身上,我们兄妹三人感受到的有严,有慈。

 

父亲平时从不高声对我们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但是在我们犯错时,他是很严格的。

 

记得在我五,六岁时,和一个小伙伴,到另一个小朋友家去玩。小朋友就拿出他的玩具与我们一起玩。

 

这个小朋友虽然家里也是三兄妹,但他父母都是中药所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当时收入比较高。虽然就一鞋盒玩具,但在当时的条件下,在我们这些娃娃的眼里,都是很多,很多了!

 

我们在他家玩了一下午,天将黑时,我们要回家了。趁他不注意,我和小伙伴一人从他的鞋盒里拿了一个小玩具。

 

那个小伙伴当时拿的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我自己是拿的一个没有打气的红色气球。

 

我们将东西放进衣服口袋里,就一路小跑回到自己家里了!

 

晚上母亲给我洗脸时,发现了我衣服口袋里的气球 。在母亲追问东西的来历时,父亲闻讯走过来了。

 

一看到母亲手中的气球,父亲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

 

他转过身去,往他的寝室走。嘴里说着:“鱼儿,进来!”

 

我磨磨蹭蹭地来到父亲面前。父亲一反常态,语气严肃地问我:“这气球是哪里来的?”我先还想说是那个小朋友送我的。但是看着父亲严肃的神色,我把自己的谎话憋进肚子里了。我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这气球是我私自在别人家拿的。

 

看我还诚实,父亲的语气放温柔些了。

 

他说:“鱼儿呀!鱼儿!东西再好,那是人家的。人家小朋友好心好意把他的玩具拿给你们玩,你们却偷拿别人的玩具。你自己说错没有?

 

你不要看到这个小小的气球,如果今天我不好好教育你,就是害了你。有句老话说:小时偷针,大了偷金!你调皮捣蛋些,爸爸都能迁就你,但这种行为,爸爸是不能原谅你的,爸爸决不会不管教的!

 

爸爸,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看到我知错了,父亲的脸色放缓和一些了。他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很多。最后问我怎么改错?我说,爸爸,明天早上我就把东西还回去,并给人家认错道歉好吗?爸爸点了点头:既然你自己也知错了,爸爸就不多说了。但是为了记忆深刻一点,你自己把这个气球吹起来,然后挂在你床上的醒目的位置。你睡前,醒后都能看到它,我要你一辈子都要记住这件事情!

 

我按照父亲的要求,把那代表我不齿行为的气球吹起来,挂在了我床上的蚊帐钩子上面。真的是,我一躺下就看见,心里感觉好羞愧哟!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拿上气球,跑到那个小朋友家,敲开房门,把气球放在他手上,嘴里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错了!”在小朋友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一溜烟地跑回了家。

 

这件事情给我的教育意义不是当事人,是体会不到的。父亲虽然没有体罚,也没有谩骂。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刻在了我心中。从那以后,我几十年的生活中,没有随意动过别人的一草,一木。

 

二 父亲的慈

 

在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的一天,我九岁多的哥哥,背着书包,拿着半个馒头出门上学了。还在家收拾的父母亲,突然听到哥哥:爸爸,妈妈,救命啊!的凄惨的叫声。他们慌忙不迭地跑出门,听到哥哥的哭声更大了。当他们跑到哥哥身边时,凶险的一幕令他们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哥哥被丟到一个小土坑里,头上,脸上都是血。两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土坑边,还不断地往土坑里扔石块,泥巴。哥哥都哭得声音嘶哑了,他们俩还不住手。我父亲,母亲大声地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快住手!

 

这时听到声音,两个少年的母亲也跑过来了。她用手中的棍子才逼迫两个少年停了手。

 

父亲从泥坑里把哥哥抱起来,看见哥哥满身的伤痕和血迹,父亲,母亲都流泪了。他们问哥哥怎么回事?哥哥说:他们两要抢我的馒头,我不给,他们就打我,还把我推入土坑,说要活埋我。

 

这时两个少年的母亲———袁阿姨走到父母身边,一直不停地说: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周叔叔,聂孃孃,是我没教育好两个儿子,害你们儿子受了伤,还受了惊吓。

 

父亲看着眼前的三个小孩子,眼泪更憋不住了。他悄悄对母亲耳语了几句,母亲就抱着哥哥回家了。一会儿,母亲又小跑步过来,手中拿着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她把东西递给我父亲。父亲把两个少年叫到面前: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困难,我和你聂孃孃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早上就在单位食堂买一个馒头,给小德,小英两兄妹吃。我们大人都是吃这种牛皮菜粑粑,这里给你两兄弟一人一个,吃了好好去上学!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一下把牛皮菜粑粑抢在手中,三两口就下肚了。吃完后他们两低着头来到我父亲面前,准备接受我父亲的惩罚。父亲却和颜悦色的对他们说:你们肚子饿,叔叔都知道,现在大多数人都不好过,今天这个事情,叔叔不再怪你们了,你们只要今后不再干这样的傻事了就行了!你们知道吗?这样干是会出人命的。你们也不愿意小德弟弟为了这半个馒头丢了一条命。你们也不愿意为了半个馒头犯个大错误。这可能会毁了你们一生。好了,去上学吧!叔叔保证不把这事告诉你们老师!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爸爸回到家,看见我妈妈和婆婆在给哥哥处理伤口,他看见哥哥身上大小不一的五,六处伤口,又掉泪了。当母亲埋怨他太轻易放过那两个少年时,父亲说:袁孃孃是个好人!也是个可怜的母亲!她当年还当过居委会主任。丈夫去世早,留下她们母子三人相依为命。遇上这灾荒年,两个儿子又是吃长饭的时候,所以粮食更不够吃。两个儿子经常不吃早饭,饿起肚子上学。今天就是饿慌了,做的傻事。我们再不济,都有单位,儿子还有半个馒头吃。今后就让小德在家把馒头吃了再出门!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了。两个少年只要见到我父母亲都要亲热地叫上一声叔叔,孃孃。

 

我们三兄妹都成年以后,父亲说到这事时,我问他,当时为什么要那么仁慈的解决问题。父亲说:你想嘛,那个年代,大家都饿得不行了,小孩就更没有道德观念了。我们家也做得不对,明知人家的小孩连早饭都没得吃,你哥哥还拿着馒头从人家门口过。所以这件事两个少年有错,我们也应检讨自己。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做,可能要害三个小孩。一是那两个小孩记仇,天天都要整你哥哥,你哥哥小些,而且他家门口是你哥哥上学的必经之路。有可能活埋人的事他们再来一次。二一个,你袁孃孃真的太可怜了,她的两个儿子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我们不能毁灭了她的希望!而且你们看到的,她家两个大哥哥后来都努力学习,都考上了不错的学校,现在日子都过得不错!保护自己儿子的同时也没伤害其他人,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我一直不后悔当时的做法。

 

三 父亲的宽

 

文化大革命时,由于父亲与中药所的老红军,李所长关系很好。加之父亲又是中药研究所,药理室的一个中干。当李所长被打成“走资派”后,与他关系好的几个中干就成了“保皇派”。

 

父亲被戴上高帽子,身上挂着黑牌子,被批斗,游街!造反派的拳头,棍子时不时地落在他身上。

 

白天父亲受尽造反派的折磨,晚上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

 

那个时间段的父亲,整日愁眉苦脸的,终日难见一丝笑容。

 

妈妈经常安慰他,我们几兄妹那段时间特别听话。就怕父亲在家也不开心。

 

随着挨批斗的次数多了,父亲也看开了。

 

造反派今天来抄回家,明天来家门口贴张大字报。我们家都习以为常了。

 

白天父亲去接受批斗,晚上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吃饭,聊天。父亲说这是运动,就像土改,反右一样,总要过去的。他还给我婆婆说,不要有太大的精神负担,您要相信,您的儿子没做过什么坏事,决不是坏人。

 

看着父亲脸上时不时又露出的笑容,我们家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由于父亲早年就有胃溃疡,那段时间非人的折磨,使他吃不下,喝不得,吃什么都吐。母亲就去找造反派替父亲请假,送父亲去了,当时的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就叫住院。随后就告诉我母亲这个人必须手术了。住院的第三天,在全麻状态下,医生为父亲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在父亲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中药所的几个造反派就来到了一医院父亲的病房,强行要把父亲带回中药所接受批斗。妈妈虽然极力阻止,但无济于事!这时父亲的主治医生出来了,他请造反派们离开病房,并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他现在是我的病人,我就要对他的生命负责。听到吵闹声,其他病房的陪伴都出来在医院的走廊里看热闹,不怕事的就议论纷纷:人家刚做了手术,就要弄去批斗,是不是不想让人家活啰?他犯了好大的错嘛?哦!保皇派嗦?保皇派又不是死罪!这时医院工作人员出面将其他人劝离开了。他们对几个造反派说:我们这里是医院,除了医生就是病人,请你们离开!等我们的医生把这个人的病治好了,他回到单位,你们想干什么就是你们的事了。但是现在你们想把人弄走,如果病人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医院是要担责任的,所以万万不行!今天就请你们离开,好吗?

 

几个造反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轻声地商量了一下。然后领头的说话了,既然你们今天不准我们带人走,但是,如果这个人跑了,我们是要找你们要人的。主治医生告诉他们,这个人是做的全麻,而且那么大的手术,伤口都缝了十几针,床都起不来,他怎么跑?

 

几个造反派看了看,躺在床虚弱的父亲,留下一句,改日再来!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医院。

 

现在回想起来,庆幸的是,文革初期,造反派还没有冲击医疗部门,如果像后期那样,医院医生都自身难保,谁还救得下我父亲?细思极恐!

 

在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在我母亲无微不至地照料下,父亲出院了,他在家休养。那段时间的造反派们,忙于夺权,搞武斗去了,父亲他们这一类人,就悠闲地过自己的日子了。由于时间多,父亲的身体刚恢复,又做不了大的体力劳动。父亲在家还学会了用钩针钩茶杯外套等东西。看着父亲认真的样子,每次完成作品的满脸得意,我们一家知道父亲挺过来了!

 

后来父亲身体恢复后,虽然吃东西很少,但比起手术前都好多了。当时的中药研究所革委会叫他去守大门,守电话。后来我都还在想,电话总机这么重要的部门,他们却叫我父亲这个靠边站的“保皇派”去守,他们也不怕泄密?

 

我父亲之所以是保皇派里挨批斗最凶之一,主要是他的正直和善良。造反派要他交待李所长的黑材料,我父亲说根本就没有你们说的黑材料,我上哪里去给你们拿?你们不是说李所长是放牛娃儿,是外行领导了内行。他字都认不到几个,他怎么整黑材料?我也读书少,(父亲年幼时读过两年私塾)不然我给你们编造点材料出来。造反派看到父亲这种态度,他们是又气又急,就告诉父亲:哪个又交待了李的问题,哪个又交待了黑材料,哪个又认错了………我父亲说,他们有交待的就交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我要交待什么?

 

造反派气得要死,他们说:周XX,我们不是看到你是贫下中农出身,是我们争取的对象,我们才懒得跟你磨嘴皮!父亲心想:人家李所长十二岁就参加红军,一直跟着共产党,你们却把他整得这么惨!不知道你们是造的什么反?你们要我为了自己脱身,乱说一气,落井下石,我是永远做不到的!

 

造反派看在父亲这里什么也得不到了,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就灰溜溜地走了!

 

后来,在中药所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操纵下,在一群乌合之众的无耻表演中,他们在中药所小礼堂召开了,关于开除我父亲中国共产党党员党籍的会议。

 

父亲文革中挨批,被斗,挨打受骂他都没掉过眼泪,但这次开除了他的党籍,他回到家是嚎啕大哭。我们几兄妹围在他身边,我伸出小手为父亲擦去泪花,还幼稚地说:爸爸别哭,他们不要你,你今后再去参加其它地方的共产党!

 

那几天,母亲很细心地关注父亲,有一天,她看父亲在枕套里掏什么东西捏在手里,她一把抢过来,打开一看,是二十多颗白色的药粒。妈妈一看就明白了,父亲是把医生给他开的安眠药悄悄地存起来了,他想干什么?母亲清楚了!

 

母亲一边哭,一边说:老周啊,老周,!你若撇下我走了,你年迈的母亲怎么办?三个孩子又怎么办?你叫这一大家子怎么活?

 

父亲和母亲抱头痛哭,父亲说,党就是我的母亲,现在党都不要我了,我看不到一线希望了!母亲说,你好好坚强的活下去,你才能看到今后,万一哪天又给你恢复党籍了呢?你如果一死了之,那些人给你捏造的罪名会更大。你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了!父亲情绪慢慢平复了,他看着一家老小说:我太自私了,对不起你们了!今后爸爸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再也不会干这种傻事了!

 

文革后期了,父亲又回到中药研究所的药理室,继续他的中干工作。他的中国共产党党籍也给他恢复了。

 

这时有的人就到家里来认错道歉。我当时都读初中了,对这些人对我们一家的伤害,耿耿于怀。所以对他(她)们爱理不理的。父亲却教育我们,这些人也是当时形势所迫,他(她)们如果不对我狠,他们的同学,同事就要对他们狠!他们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你们年龄还小,要学会淡化和忘记仇恨!其实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我都现在尽量不去想文革时期那些不愉快的事。你们看,我现在一天吃得下,睡得着。身体健康,工作也有劲。人,活着就是最好的!我比起文革中那些各种原因去世的人,我还活在这个世上,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对人宽容大度只有好处!

 

父亲呀!父亲!你的严,慈,宽都深深地烙入了女儿的心田。记忆的闸门一经打开,您的音容笑貌就跃然眼前。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刘和刚的: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吃了十分!这辈子做您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再做我的父亲!我为生在这样的家庭而骄傲,为有您这么好的一位父亲而幸福愉快一生!您永远活在女儿的心中!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16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