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为母亲做北瓜饭

北瓜米饭、苦瓜炒肉、冬瓜白菜汤——我做的,中午陪母亲一起吃——看上去还不错吧。
刚才吃了,觉得很香,很可口。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北瓜很甜,和米饭的香味一融合,味道很不错,让人联想到孩子姥姥后山上的瓜田(姥姥送给亲家的瓜),想到一望无际的农民伯伯的金黄的稻田。
苦瓜是那种清皮的,可能是吸收了太多的夏日酷暑,忍受了太久的干渴和贫瘠吧,很涩苦,但和富贵的肉一结合,吃起来香而不腻——这道菜,既解暑去火,又富有营养。
冬瓜和青白菜,同属于清淡味儿的菜疏,在一起,其乐融融,所以煮出来的汤,喝起来很是爽口清心。
今天的三种瓜,北瓜甜,苦瓜苦,冬瓜淡,各有其味儿,这恰如世间不同的人生。我这等阅历,倒是更喜欢冬瓜的淡,淡而有味——也不知这种瓜,为何叫“冬瓜”?
也许是计划的好,也许是饭菜可口,我和母亲几乎吃完了所煮的饭菜——只剩几片苦瓜而已——看来,人们天性都怕“吃苦”吧!
看到母亲吃得很香,我感觉心里很是宽慰。父亲走了快两个星期了,为了让母亲不至于“孤苦伶仃”,我们几姊妹继续像父亲在世时一样轮流照顾母亲。
我的母亲,名叫李淑兰,又写作李淑岚、李素兰。老家在现汉台区东关小关子街上(离“陕西理工大学”不远),外婆外爷三十多年前就作古了,现只住老舅一家人。

 

母亲初中毕业,十九岁时经人介绍嫁给在汉中放电影的父亲,然后就到勉县朴树营村居住下来。早年,父亲在汉中工作,是母亲一手拉扯我们姊妹四个长大成人。
在家里,她既是严父,又是慈母,经常借用“人穷志不穷”、“井水挑不干,力气使不完”、“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之类的口歌言子教给我们做人做事的道理。
在生产队里,她做过扫盲班老师、会计,改革开放后又当起地道的菜农来,用女人瘦弱的肩膀挑起家庭的重担——好在后来父亲调回勉县了,我和大哥也考学参加工作了,她的担子才减轻些。
一辈子,是个能干人、热心人,农村但凡谁家有红白喜事,总少不了母亲的身影。帮人家接亲,送嫁,做饭菜,缝衣服,织毛衣,算账等等……样样能行。
一生最大的遗憾是错失了多次出去工作的机会,枉费了满腹的才华。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家里几个孩子需要拉扯照顾,另外可能是我爷爷奶奶世代农民,思想保守,怕她汉中府里的“金凤凰”放出去飞不回来了。
好在,父亲工资逐年见长,我们几姊妹都有工作,养活母亲是没有问题的,即使是现在父亲走了,也是没有问题的。
这几年,母亲让糖尿病害的,右脚大趾上有伤口,县里市里各大医院都去看了,都说要截肢,我们于心不忍,便决定保守治疗,结果那伤口老不愈合,白天晚上疼痛难忍,让母亲受尽折磨,身心交瘁,几回回都痛不欲生……叫人心如刀割,恨不能替她受痛!

 

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放过我辛苦勤劳善良一生的老母亲?你为什么让她得此难以治愈的疾病?75岁的人了,走路都直不起腰的人了,为什么还不放过?
这些日子,母亲承受着父亲走后身心的双重煎熬痛苦。为了让母亲尽快走出心理阴霾,我们几兄弟姐妹除继续四处打听,寻医问药,尽可能多地陪伴着她,为她做饭洗衣,和她聊些她感兴趣的话题,让她快乐度过余生……
这星期,轮到我了。妻子在一中陪女儿(她身体瘦弱,高二学习任务重,这学期开始住校外,父母陪读),我则专门在家陪伴母亲。
通过尝试着做各种饭,让我再次亲身感受到父母养育子女的不易,也学到了烹饪的知识技巧,有种满满的成就感、满足感。
时如飞梭,再过一半天,就要开学了,陪伴老人的机会会更少了,所以,我必须坚持把每天该做的事做好,让老人家满意、舒心。
忙了一上午,洗完了锅碗,有些累了,睡个午觉吧;下午,还要用轮椅推着老人到沔水湾广场听秦腔、看人家跳广场舞呢(母亲腿脚好的时候是天天必跳的)!
——但愿,母亲过得好了,那边的父亲,也会放心舒心些,他走之前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母亲的脚伤。顺祝老父亲,您好好安息吧!请放心,我们定会照顾好母亲,让她的病好起来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