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学无止境——

所谓学无止境,是否意味着不必深究?

我曾经提出一个问题:(过去)很荒凉的阿拉斯加算不算美国的“飞地”——与本土不连接,被别国领土包围的地方。那么,包围圈的总体中有多少比例可以是海岸线呢?这个问题,我没有时间请教国际法学界的泰斗们。因为他们求学于欧洲的瑞士、法国,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也许世界上有最全最大的《国际法大辞典》,但是,不必了吧。学生们要毕业,我也早已过了求知若渴的年龄。

看到小说《儒林外史》里的菜肴“炸麻雀”,我就想问问研究明朝历史的专家,结果他们也很谦逊,说这不是自己的“研究方向”。没关系,我自己去找,不是找麻雀来“炸”,而是多翻翻明朝笔记类的书,如遇佐证,当属幸运。所谓术业有专攻,人家说“不懂”,不意味着我提的问题没价值。自己不能立刻穷尽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不必深究。

陶渊明喜欢“不求甚解”,我提倡“不必深究”。追寻下去,意义不大。

我提出过好多上述别人觉得怪的问题,再比如:什么是附属岛屿?什么是群岛?地理学家、国际法学家都不管的事情,你非要问?

太多人忽视了文学翻译的作用,若干年后,中国读者还在从我的工作成果中品味新美南吉笔下的童趣。至于什么是群岛,只需举例说“请看印度尼西亚”就好。

我们没有继承中国传统学术的精髓,却陷入了西式学术的诸多陷阱,装模作样地奋斗好多年,不可悲吗?通行的社会科学论文开篇要下定义,未必就不是西式的陷阱。

不必深究,享受创造的乐趣吧,避免沦为“寻章摘句”的“老雕虫”。做个忘掉年龄的顽童或许更好呢。

顺便说一下,吃“炸麻雀”的女人还好。可怕的是《红楼梦》里吃“油炸焦骨头”的夏金桂才可怕。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