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老父如磐

父亲真的老了! 这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残酷现实!上次我到家乡出差,晚上顺便去看望他。进门寒暄了半天,他竟然没有认出我是谁!一定是电灯太昏暗或者是他打盹刚被惊醒,当时我这么想。

可是,第二天吃饭时,他不是把酱油当成醋,就是把味精当作盐,饭量大不如前,手脚也不太灵便了。我心理不禁一阵隐隐作痛:父亲八十岁了,确实老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父亲却不以为然,十分知足。他常说咱们家族有心血管病史,他的父亲和叔伯都在六十岁前后作古了。而我知道,我的大伯、二伯也因脑溢血突发而过早离世。惟独排行老三的父亲一木独秀,撑持到了今天。前些年,也曾因高血压、胃溃疡、肺脓肿、大叶性肺炎、摔跤而住过几回院,但都大病化小、小病化了,顽强地挺了过来。

特别是七十三岁上做了一次大手术,按迷信说法,这年岁是过“鬼门关”,他自己也说恐怕大限已到。但术后却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连医生也感到惊讶。父亲说他赶上了好时代,现在医学太发达了,要是搁到以前,早就见阎王去了。

父亲的青少年时代在旧社会度过。因为家里穷,一直没有进过学堂。年轻时代为逃避国民党抓兵拉夫,成天东躲西藏,不得安宁。他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有那么好的环境,那么多的选择自由,可以外出打工、可以安居乐业。

 

父亲当了一辈子农民,也干过木工活、泥水匠、拉过人力车、当过伺养员、会杀猪、会做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县上每年召开“五干会”,父亲都会被请去当厨师,这是最令我自豪的了。我跟着他第一次坐汽车、第一次逛县城、第一次进电影院。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的业余爱好早些年是下象棋、下河摸鱼、吼唱秦腔。六十年代初,由父亲和母亲参加的马道业余秦腔剧团到汉中市汇演,得过第二名。那张汇演大合影照片在我们家里挂了几十年;八十年代则是用收音机听秦腔和评书;九十年代变成在电视里看秦腔和武打片。

父亲也有缺点。用眼下话说就是没有开拓精神,不能与时俱进。七十年代,公社领导见他生产小队长干的还不错,有意培养、提拔他当大队干部,他以没有文化、家庭负担重、干不好误事而婉言谢绝了。人家动员他入党,把志愿书都替他填好了,他以同样理由没有答应。

 

当时我们全家有奶奶、父母亲、我们五个姊妹兄弟,主要劳力只有父亲一人。母亲操持家务,我和两个姐姐及后来的弟弟妹妹,课余时间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或扯猪草、种自留地。寒暑假则上山砍柴、扒胡树皮、割棕、托水胡基(土坯)、割竹子、用人力车拉石头、沙子,变卖了作学费。尽管日子过的很艰辛,但有父亲中流砥柱,吃穿还不至于发愁。

父亲比母亲大八岁。可现在多病的母亲却离不开父亲的照料。我们做儿女的为自己不能天天在父母面前尽孝而惭愧时,父亲却反过来劝我们以大局为重,不要为此影响工作。

在别人眼里,父亲是一个任劳任怨、知足常乐、与世无争的软弱老头。在我的心目中,父亲却是一个巍峨如高山、挺拔似磐石的铮铮硬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