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此生不再炫“藏书”

我已决心,绝不再炫耀自己的所谓藏书。

综合实验楼的老门问我:你知识够多了,怎么还天天去看书?

我说:教师要更新自己,这样才能面对学生。

其实,我的学生不足孔夫子门徒数量的千分之一。那天我买了唐朝段成式(803—863)的《酉阳杂俎》上下卷,目的是参与一场读书会——等于听讲座。主讲者中央民族大学张无梦博士讲得真好,免去了我查阅生字、找阅读头绪、自划重点的劳苦,可这些收获掩饰不住我内心的另一种悲凉。过后,这《酉阳杂俎》还有何用呢?这本四川地方传说,唐朝后期历史民俗资料集,继续挂到“孔夫子旧书网”流通?因为做了一些笔记,无法卖好的价钱了。

盗墓贼盗蜀国先主刘备的墓的故事,确实有趣。我倡导了多少年的“中外兼通、跨学科”,放眼望去,响应的人也只有我自己。

想想鲁迅小说《药》,有知识的革命者夏瑜作出最惨痛的全部的牺牲,没人懂。

再看看现在学校里最微小的教学设计,教学调整,回应者也不多啊。只因教学和资源无关吧。过去教育界的才俊开始连篇累牍地吹捧名师工作室的主人们。

我关心《酉阳杂俎》是因为传说中“日本遣唐使的船不载《孟子》回国”的故事好像出自这本书,可是,就算我从头看到尾又怎么样呢?

丢掉知识优越感实在很轻松,喂马劈柴都不会,开车做饭不擅长。总得看好眼前吧,从此以后,不再炫耀所谓“书袋子”里的货。耐心谋划、谨慎出牌、当心提前出局。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诗歌翻译丛书已经阶段性胜利,以后的路更长、更新,也可能更不好走。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25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