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课本里的“日本文学”

我关注日本古代散文,最初源于阅读刘利国先生编写的《日本名文拔萃》(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98年),书中收录很多散文片段。不过,散文的吸引力终究敌不过小说,大学期间,读了《源氏物语》和《平家物语》,随后是《竹取物语》和《落洼物语》,对日本古代散文,一直兴趣不足。
儿子读小学时,我惊奇地发现“长春版语文”五年级上册居然选了清少纳言(约966—1025)《枕草子》的第一节《四时的情趣》,译者是周作人: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地飘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不必说了,就是在暗夜里,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也是很有趣味的。飞着流萤的夜晚连下雨也有意思。
这位平安末期的日本才女作家,没有机会和中国北宋文坛那些男性作家遥相呼应。问题是,小学语文教材为什么不多选些王安石、苏轼的作品,而非要学这位东瀛作家的散文呢?《四时的情趣》进入小学《语文》课本,可能是由于编选者的兴趣,而这不一定符合教材编选的规律。
《枕草子》有多个译本。本书的重点不是研究其他翻译家的风格,也不是研究翻译史, “长春版语文”虽然走进了历史,但是部编版教材依然选了清少纳言《枕草子》的开头,课文题目为《四季之美》,译者是卞立强:
春天最美是黎明。东方一点儿一点儿泛着鱼肚色的天空,染上微微的红晕,飘着红紫红紫的彩云。
夏天最美是夜晚。明亮的月夜固然美,漆黑漆黑的暗夜,也有无数的萤火虫翩翩飞舞。即使是蒙蒙细雨的夜晚,也有一只两只萤火虫,闪着朦胧的微光在飞行,这情景着实迷人。
中小学语文教材(也包括“参考阅读书目”和“名著阅读”)中的日本文学是研究的一个角度。现实的状况是教材中日本文学作品出现的不少,必读书目中的外国文学依然是欧美为主。金子美玲的诗歌《一个接一个》在小学一年级教材中就出现了,译者是吴菲老师,编选入课文时又进行了改动,课文片断如下:
月夜,正玩着踩影子,
就听大人叫着:“快回家睡觉!”
唉,我好想再多玩一会儿啊。
不过,回家睡着了。
倒可以做各种各样的梦呢。
用大量笔墨评价现有的译文,在学术上意义不大。而教材对外国诗歌的选择可以讨论,在中国有多少孩子“以梦为乐”呢?对《语文》教材的接受者来说,无梦是健康和幸福的标志。渴望做各种各样的梦的孩子在现实中都有不得不面对的忧伤。从字数上说,呈现在教材里的这首儿童诗有好几行都超过了十个字,和文字简洁、朗朗上口的汉语童谣风格差别很大,这些,都是在外国诗歌教学时必须面对和注意的问题。
若依然考虑《语文》教科书曾经存在不同的版本,新美南吉作为课文的作者至少出现了两次,超过了小学《语文》教材中俄国的契诃夫、意大利的亚米契斯和丹麦的安徒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03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