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岛国文学岂能无海无船

新美南吉是个大作家,他的笔下却很少出现海洋和船只。我也只查到这么一句:
日本和俄国在大海的那一头开战了。海藏远渡重洋,去参加战争了。
岛国日本的国民,每个人到大海的距离都不远。可是,新美南吉的这两句话让人感觉沉重而且遥远。除此之外,新美南吉没写过《海的童话》或者《海的女儿》之类的作品。岛国日本,如果一个作家对大海和船连一句话都没写,反而奇怪了。
芥川龙之介的《猴子》开头写道:
那时我刚刚结束远洋航行,雏妓(军舰上对见习军官的称呼)好容易快要自立了。我乘的A号军舰驶进了横须贺港口。
夏目漱石的《哥儿》第二部分开头写道:
轮船发出“呜——”的一声,停住了。小划子离开岸边,划过来了。
一部中篇小说,简单写写“我”从东京到四国就职的交通工具倒也不算赘语。
至于小林多喜二的《蟹工船》,一开篇,也是轮船要启航了。
新美南吉为什么写海,写船写得那么少,因为他“长期”生活在农村,创作的根基在农村,这也是他在日本文学史上独树一帜的地方吧。我称他的作品是“二十世纪日本农村生活的小百科”,这是长期阅读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英国也是岛国,但是英国都市文学的历史很长,还有《傲慢与偏见》《呼啸山庄》那样的“庄园文学”(临时创造的名词),在英国小说里,都市的人们、庄园里的人们也会每天接受海洋上的信息吧。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72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