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枝乱颤

李子花开始凋落,花瓣飘飘。
小池里,墙角边,菜叶间……纷纷的白,一点一点。只在心里愣了一下,就没看见似的在水龙头下开始淘洗。
嗯,还是忍不住抬头看的,李花稀疏了很多,李子树有的地方长出一片两片的新叶子,那种新鲜的碧绿,比花还好看。

忙完手中的活,又拿着手机来到李子树前。我想拍那新叶,又止步于那菜地前。昨晚刚下过雨,再往前鞋子就该弄脏了。

菜地里,茼蒿开始开花。茼蒿花金黄,是向日葵的缩小版。昨日安安问那是什么花?又说,萝卜花吗?
芷涵笑,萝卜花是白色好不好?
萝卜花有白色和紫色,与油菜花很像,同属十字花科。茼蒿花与菊花有点像,是不是?茼蒿花是菊科。我告诉她们。

芷涵安安吃过饭就上楼了。上楼前安安问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我答。洗碗拖地了我就上去。
我能做什么呢?一天一天的日子,就是在这忽然之间溜走的。

拖地后,背着拖把去洗。在路上,遇见燕子。她与我招呼,说水脏,洗拖把的话会把拖把洗臭。
喏。我腾出一只手指着人家门口的那口堰塘说,去那边洗。
这还差不多。她点头,说,这豆腐坊在这里真是害人,一条水沟全污染了。又不好意思赶他们走。他们没房子。
我默默。

洗完拖把回家,把拖把举起,搭晾在高高的树杈上,看见桃树上的一点红正在我的上方。灰灰的天幕下,交错的桃枝如一幅画,拿出手机按了一下,低头,只见相册里那小小的一帧有版画的意味。

在桃树下徘徊良久。想这一树桃花大约也就这三两日的事了。忽又想到人至大限,妈妈也说,就这三两日的事了。
花开花落,都快得很。人呢?人的一生,也快。

起了大风,吹得发丝乱卷。回屋,关门。在关门的那一刻,看见花枝乱颤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44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