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转2020,右转2021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王瓒同学还在抽丝中。

在医院输了6天液,原本昨天也应该去医院,但他拉肚子频率太快,纸尿裤兜不住,不敢出门,只能在家呆一天。今天早晨起来倒也好了些许,又开始发脾气了。摔了我的手机,与我怄气,这会儿又睡着了。

我静下心来,想这过去的一年,如梦如幻,恍如隔世,这类老套的词语用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昨天发了2020年朋友圈的截图:2020年1月1日这天,我从长春出发去湛江过寒假。随后不久,因疫情困在湛江。1、2月的大部分时间,主要是晚上,用来写作,写课题书,写论文。2月末开始上网课。

3月决定装修湛江的房子。这套房子是2012年博士毕业后准备长留湛江工作贷款购买,交房之时我已经转到东北师大工作,原本打算出售,但是卖不出去。又没钱装修,毛坯空置了六年多。经朋友介绍一较便宜的装修公司,最简装修。

4月中旬从湛江经上海返回长春。去驾校报名学车。5、6两个月,多是学生答辩等事。6月初能考科目一了,考过之后即开始练车。但始终约不上科目二考试。直到8月初约考成功,并且考过。其间,7月上旬评卷一周。7月下旬到湛江接王瓒回长春。8月中旬出卷一周。

9月的大事是送王瓒去幼儿园和迎接师范认证而磨课。虽然专家没听我的课,但此事了9月也就结束了。王瓒9月下旬始去幼儿园,动员了很久,做了很多工作。9月的几天是新鲜期,王瓒还可以去。进入10月,他开始拒绝。后来我用每日幼儿园结束送一辆小汽车玩具作为奖励,才稳定了王瓒去幼儿园的情绪。

9月最痛苦的事是接了一门新课,备课耗费精力,但因为不是自己熟悉的内容,讲得费劲不讨好,如果小岩在师大砸了自家招牌,必因此课。从9月到12月末,这门课越来越使自己痛苦。隔行如隔山,岂虚语哉?以后一定慎接不熟悉领域的课。

现在回想10月,几乎平平,除了又一轮修订张大复稿子,好像没做什么事。还能记录的是,去订了车,做了车贷。

11月去扬州参加了俗文学会,是为淮扬菜而往。11月写了细读牡丹亭书稿的第一篇稿子。修订了一篇流寓类的小稿子。11月开始约练科目三。结果第一天练车就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竟又是大暴风雪。

12月先是买了一个车位,随后约朋友去提车,随后一周约考科目三,且通过了考试。再随后之周一去考“科四”,但排长队而没考成,返回去幼儿园接王瓒。两天后王瓒咳嗽加剧,只能去医院输液。输液便是12月的最后7天。倒数第二天去考科四,拿到了驾照。这一年就结束了。

2019年底插了四面旗:

“2020年的第一面旗帜是考驾照。

2020年的第二面旗帜是成功地把王瓒交给幼儿园。

2020年的第三面旗帜是少读书多写作,希望自己每个月都有一篇论文产出,完成博士论文修订。

2020年的第四面旗帜是多参加学术会议,如有可能,自己筹办一场工作坊或小型学术会议。”

1、2两面都拔旗了。第3面旗,2020是我读书最少年份,豆瓣标记的完整读过的只有一本福柯的《生命政治的诞生》,大概也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一年只读完一本书吧。但是为了研究和搜集资料,翻了很多书,很难统计。像清初查慎行家族及他们朋友的集子大都一页一页翻过。论文在年初写了2篇,改了1篇。没有修订博士论文。第4面旗子,因为疫情,只参加了扬州的俗文学会。

今年发表了2篇论文,1篇短文,1篇译文。1篇论文获得了梅兰芳青年论坛十佳论文。

主持的3项课题都结题了,再无课题所累。但也申请不到新课题。

总的说,2020碌碌,但也不算完全失败。

中年人大概只能如此,在自己的小漩涡里激流勇下。每年插的旗子越来越少,仍然有拔不下来的。虚构的理想,都给了读作品时的出神与发呆。

2021年怎么办呢?还有什么旗子?

1、修订博士论文的旗子还得插着。

2、希望能写完细读牡丹亭的书稿。

3、希望能写3篇论文。其中有2篇已经在心里痒痒了很久。

4、如果疫情好转,希望能旅行。

最后,祝小岩杂俎的岩石粉尘2021年不像小岩这么颓废,而是热烈的,坚定的,过2021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66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