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记

拔牙的人儿很勇敢

牙疼真要命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真是这个理儿,也不知是年龄大了,还是运气不佳,反正今年开年后,牙疼就一直如影随行,一刻也没停止过骚扰。

以前看别人牙疼疼得热闹,却不知道这牙疼是何等霸道,就一直死扛着,疼得叱牙裂嘴,泪眼扑簌,白天还好过,上班做事混着倒不怎么特别痛苦,一到晚上睡觉,那可真是穿透骨髓,满嘴巴的痛啊!疼得在床上几乎要打起滚儿来。

不能忽悠

上半年光景就在牙疼三两天光顾一次的频率中悠悠度过,人没变瘦,精神也好,所以饶幸心理的作用下,我竟靠一两片止痛片就坚强地挺过来了,其间,所有的家人无不饱受我的痛苦惨叫惊吓,无不狠铁不成钢地严重警告我赶快去医治,又无不热心地向我推荐好医院好专家,可我还是一直以工作忙为借口,撑啊,熬啊,苦啊,痛啊,终于到了那一天……

老同学见面,这是个比我还嘴谗的家伙,因为吃香喝辣的次数多了,满口好牙被虫连噬了几颗,痛得早晚不得安生,在家人好说歹说之下去彻底医治,医生一下子给她拔掉三颗,还说她来得及时,要不然会让她提前变老太太一个“满口没有一颗牙”!听她痛陈的“革命史”,我熬一熬拖一拖的坚强决心终于动摇了,一个人不声不响地找牙医去了。

选个适合的医生

选了个中年男医生,年轻了的经验不足不行,年龄大了的眼睛不好也不行,女医生心细如发是优点可惜手劲不好不能让人放心,所以选的这个牙医在经验丰富的基础上,还要敦实沉稳老靠,先得过了面相这一关。

先照片,医生一看片就直摇头,“尽头牙不老实,睡着长,已经坏了一个大窟窿,把旁边的好牙也给弄坏了,这尽头牙必须拔!”老天,来的时候仍存了一丝幻想,妄想修修补补就完事,不想真的要动刑。不拔牙保守治疗不行吗?经验丰富的中年医生坚决地摇着头:“不行,不行,坏牙不拔,后患无穷,而且留它也没用的。”好吧,好吧,医生都这么说了,只有忍痛拔牙啦!

以前一直拖着扛着,其实并不是我忍耐力特好,而恰恰是意志力薄弱,怕疼。现在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有带着“敢死队”的勇气走上“刑场”了,大步流星往睡椅上一靠,眼睛一闭,张大嘴巴,就等医生的“老虎钳”下口了。

“哧——”仿佛有个小蚂蚁爬过,立即冒烟似的在口腔周围麻了一圈,“这是给你打麻药,不打麻药,等会儿有你受的!”医生的话已如袅袅炊烟飘到半空了,其实我心知肚明,但似乎已经丧失说话的能力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的我,不是菜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吗,只是盼望着这过程能短一点。

惊魂时刻

最紧张的时刻终于来了,尽管打了麻药,药的作用也发挥出来了,但我还是清醒地感受到了手术刀快意杀人的味道。它带着狰狞的笑容肆意在我的牙缝里跳动,忽左互右,忽深忽浅,磨刀霍霍,酣畅淋漓。老天呀,快结束这场灾难吧,企求上苍能怜悯一下我这个卑微的臣民,因为早听说拔牙不顺利的话,要拔上个把小时,而且为防感染还要立即打针输液,嘴得翘得像猪嘴一样好几天哩。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哐铛”一声,也不知是牙齿尘埃落地的声音,还是手术刀结束战斗了,接着是医生长长地松了口气:“完了——”他向还在发晕的我感叹了一句:“看片那会儿还以为不好拔,谁知道你的运气这么好,才用了几分钟时间就全搞定了。”是吗,只用了几分钟?我以为已经过半个世纪了!

走出医院,嘴还一直木木地半张着,一时间它难以合拢,我这副呆若木鸡的尊容最好别让熟人看见,怪不好意思的!嘴里咸咸地还有血丝在流,但我已经过了最惊心动魄的时刻,该死的牙疼要挥手告别了,但愿它永远不再来光顾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0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