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时髦女子在焗油

好不容易才下了个决心,要去收拾一下一把乱草样的头发。
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就把头完全彻底地交给了托尼。虽然谈不上放心,也只能豁出去任凭他折腾了。
理发店的门被推开了,我从面前的镜子里看到,进来了一个年轻女子。
这是一个时髦的女子。她上身穿一件又肥又短的格子外套,没有袖子,腰部开着两个洞,两条胳膊都藏在衣服里,只有两只手从洞里伸出来,一个手腕上挎着个包包。她下身穿一条轻飘飘的纱裙,这也是年轻人的穿法,是我不理解的时髦:都这个季节了,纱裙能挡风还是能防寒啊?这都不重要,纱裙底下穿着打底裤,冻是冻不着的,可是何苦呢?脚下踩着一双笨笨的粗跟马丁靴。反正吧,就是马路上常见的那种漂亮女孩。
进了理发店,自然是要理发的。我从镜子里端详她的头。她顶着一脑袋浅浅的黄头发,应该是时间长了,当初焗的颜色越来越淡了,黄发显得有点毛糙,有点轻飘,没有了当初那种质感。
她在店员的招呼下,脱了外套,露出里边黑色的高领打底衫,把包包和外套锁进了柜子,坐在我旁边的理发椅上。
女子翻着厚厚的焗油册子,一边挑选颜色,一边对跟前跟后招呼她的小伙不客气地说道:我要给头发改个颜色。叫你们老板过来,我要老板亲自动手,不能叫个小工在我头上练手。
小伙脾气真好,依然殷勤地招呼道:好的。我先给姐姐洗头吧。请姐姐去里边。
正给我做头的店长也马上应道:我就是店长。您先洗头,我给您做。
其实照我想,焗油没必要非得找店长。你可以让店长出出主意,选个合适的颜色,再调好颜色,下来的活儿小工就可以了,杀鸡焉用牛刀?
也许是理发店的规矩,既然顾客要求了,那就得店长亲自动手了。
店长根据她的肤色,给她建议了一种栗色,她采纳了。后边都是店长在给她的头发抹焗油膏,店员在旁边给店长打下手。
她跟店长闲聊:我朋友在你这儿焗的油,我觉得还不错,今天好不容易找了点时间,就过来了。她是你们的白金会员,我知道你们的价格,可别漫天要价……
店长笑嘻嘻地应对,很得体。
她主导着话题:我最近在忙着装修房子,我正把我家一套房子改成合租房,都没时间收拾自个儿。我家房子很多,有六套呢,都租出去了。
店长接话:那您坐家里只等着收房租了。
她傲娇地说道:那是,不过我总得自己干点什么吧,我最近也正想这个事儿呢,看做点什么生意好赚钱。钱再多也没个够啊,你说是吧?
涂完焗油膏,用保鲜膜包好头发,剩下来的就只能等待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店长又忙别的客人了。她掏出手机,我心想总算安生下来了。
可是没有,她打起了电话,是给老公打的,那一番撒娇啊,完全无视店里所有人,非要老公开车过来接她。理发店放的歌儿就成了她一个人打电话的背景音乐。
终于打完了电话,她又出幺蛾子了:老板,可以抽烟吗?
店员齐刷刷看向老板,老板停下手里的活儿,扫视了一圈,犹豫了一下:您请便。
她站起身,打开存包的柜子,再回到座位时,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根细长的香烟,右手拿着打火机,点燃了,以一种自以为很优雅的姿势吞云吐雾。烟味马上在密闭的房间弥漫开来,一个顾客皱着眉头举起手在鼻子边扇了扇。。
一个店员很有眼色地跑过去,打开了店门通风。另一个店员拿给她一个纸杯,让她弹烟灰。
店里的人都没穿外套,本来没觉得凉,可是门一开,冷气嗖嗖地往里钻,但大家都忍着。
总算抽完烟了,时间也到了,店员给她洗了头,店长给她吹了个造型,她去结账了。
店长说:您是朋友介绍的,我给您打八折……
她打断了:会员不是打六折吗?我用朋友的会员卡。我知道你们是电子卡,卡号就是手机号,报手机号就行。
店长顿了顿:那,也可以。可您朋友得知会一声。
她又开始打电话了:嗨,我在焗油呢,用一下你的会员卡,改天请你吃饭……
最终,她是用朋友的会员卡结的账,打的是六折。
她走了。理发店的人还议论了一阵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3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