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一封不知寄给谁的家书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儿时记忆,年是可以有肉吃,有零食吃,有鞭炮玩的日子,最开心的,过年那几天,做错事不会挨骂,老人们说:过年挨骂,一年会挨骂。
成年后,年是思念家的味道,少年时离家乡去到千里之外,一晃三十年,还未结婚时,回故乡过了次年,却留下了难以忘却的“遗憾”,那之后,再也不想回故乡过农历新年了,婚后孩子三四岁左右,受弟弟盛情邀请,携带老公孩子们又一次回到故乡过年,然而,这次过年的经历,同样不是那么愉快,于是,对于故乡过年的记忆,只愿意记住儿时回忆中的美好。
在这片生我的土地,有父母在,有童年点滴在,每逢佳节倍思亲之痛,哪个游子能幸免?
对故乡有种无法磨灭却又道不清说不明的情感,是爱之切恨之深?是割肉不离皮之牵挂?又或者是故乡的山山水水在外无处觅?
2016年底的一个决定,念乡之苦减少了,却徒增了另一思念,三年来湘粤两地频繁往返,不管身在那方,始终是愧疚。
故乡的父母年龄越来越大,身体大不如前;
广州的公公婆婆日渐衰老,成了医院常客;
故乡公益团队加不完的班处理不完的事;
广州生活的孩子们年幼,妈妈长期缺席,成了我不敢言说的痛;
晚上被父亲呼过去吃饭,父亲念叨:兰兰,今天二十二了,只有几天就过年啦,你赶紧处理完事情,回去广州吧,公公病重,按道理你这个时候应该在身边照顾才是。
低头听父母唠叨着,除了点头,任何的话都是多余的,那个母亲不知要疼爱孩子?那个儿媳不懂要孝敬公婆?
深夜忙完手上的工作,翻看手机中儿子们的照片,泪水不知不觉湿了枕头。
当面对各种质疑和莫名的辱骂时,想起广州那两个“留守儿童”,会阵阵痛心,母亲这个身份我没有做好,公益团队负责人这个身份也是不讨好,如此努力为哪般?
常会对身边伙伴们说,把你们自己家庭、工作照顾好,有空闲时间再从事公益,这么浅的道理谁都懂,唯独用在一个机构负责人的身上不适用。
做了是你本分,没做是你失职,做对了是应该,做错了谁都可以来指责。尽管你没拿一分钱工资还不断贴钱在维持团队运作。
今天招募志愿者,由于年龄问题,导致报名成功的志愿者无法参与活动,在劝退时,其中一位志愿者情绪激动,说了些让人痛心的话,来耒阳三年,被逼习惯了任何人的冷嘲热讽,做好了随时被误解,被侮辱,都要笑脸相对。可今天有点小小难受,或许是因为昨晚从乡下走访回到市区住所开始发烧,今儿早顾不上去看医生,从六点开始忙,项目资料整理,编辑公众号,回复各种信息,在招募志愿者环节出现了非我可控的失误时,被这样劈头盖脸一顿骂,当时还真有点心堵。
有爱的世界,总是温暖的,父亲的电话,儿子们的询问,让一个孤独的人瞬间阳光灿烂起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5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