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有趣的灵魂

周末的东篱热闹,有时会遇见一些新面孔。

一些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云烟般的沉浮;而另一些则不期而遇,一面如故,从此开始有瓜葛。

先后遇见两位房地产开发商文总和胡总,他们在小城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大老板级别。

尤其是胡总,万科起步,如今在乾隆湖那一片开发理想城,手面很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东篱的文化磁性中有一种脱俗功能,往老沈的客厅一坐,端起第一杯茶,你的社会地位、社会身份等等炫目的东西即刻烟消云散。

这里只有两种人:有趣的与无趣的;或是有故事的,没有故事的。

有趣的人留下故事,由此算是与东篱结了缘。

 

从听他吹一曲尺八,我便由喊胡总改喊胡少了。

他是老沈的师弟,求教于一个尺八老师,算是同门。

手持的这把尺八,要一万多,听着咂舌不已。

但他一出音色,就知值了;高音圆润而明亮,低音沉厚而入心。

胡少现在随身携带此物,有时心思解不开,经一曲尺八释放,或沉浸其中,心情便好许多。

 

我这次来,是要见张晨路的;文总和胡少算是偶遇。

晨路在小城重新落地了一个工作室。

 

几年前我曾和老沈陪他到梧北石屋选址。

做商业性拍摄地偏路又远,最终还是放弃了。

岁月是把刻刀。

那时的张晨路,尚留清纯。

如今蓄起胡须,人显老成许多。

 

为百位国民党抗战老兵拍照,或是受邀拍马云、女明星的这些光环,是老沈给晨路的标签。

我对一个人附带的标签越来越迟钝,更爱看此人不施粉黛的素面。

 

张晨路给我的印象无疑是深刻的,他拍老沈的略微沉郁的那张深深打动了我。

著名的大嘴闭上了,满眼的笑意也潮水般的退尽。

稍许有些男人的伤感,与依旧坚持的倔强混杂着。

能拍出一个人的心理故事,显出了张晨路超出其年龄的深刻,对人物的理解、洞察与揣摩竟如此细腻。

还有他魔力版的黑白光调。

 

张晨路为庆贺自己工作室的开启,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寻找有趣的灵魂”的酒会。

他起步的立意就带有都市的潮流风——好的拍照有可能是摄者和对象的灵魂交流,也能文学般的生成一个人的经历和故事。

或是向过去挥挥手,面朝未来重新开始。

破解了单一的装饰自己、留住美好的片面。

 

那场酒会很有意思,时尚的男娃女娃和几个努力拒绝俗套气息的小城艺术家的混搭,呈现出东边晴来西边雨的交错与分明。

 

我在东篱见着了那场酒会的啤酒提供者杨路。

他其实只是业余酿酒,身份为职业音乐人,现在回小城来做音乐培训老师,兼为酿酒师。

雕塑师王磊对他的啤酒口感赞不绝口

东篱的这场聚会是“寻找有趣灵魂”的后续部分。

胡少讲起他在庐山脚下做乡土田园音乐会的经历,而杨路则是回忆他做百城巡演经纪的阅历。

一块一块的别样星空,照耀着我们。

 

老沈有些使不上劲了。

不再由堂主做概略介绍,丢掉了给每个人贴几张标签的老套。

一人一个故事,把熟识度很快构建了起来。

各人的故事也是在共同搭建有趣的灵魂相互吸引的朋友圈。

没有乡愁,亦非回望,就是在这个明天就是复制昨天生活的小城里,看看不甘平庸能有多大的能量,能否让生活的光影稍显斑斓些。

 

由这帮年轻人做主宾,老沈便把白酒驱逐出地盘。

拿出他的几款非白酒主打品牌。

五十二度的蜂蜜酒恐怖,名曰“悬命”,闻着刺鼻,口感却极似威士忌,加些冰块依然甘醇厚沉。

对比之下,一瓶东篱干红、三瓶干白惨遭屠戮,一扫而空。

 

好像也在与时俱进,据说最新的关于喝酒的广告用语是:吃饭是为了肉体,喝酒是为了灵魂!

有点装腔作势,也在故作文化姿态。

没有白酒的世界也是严酷的。

堂主次日醒来,发出呐喊:又一次酩酊大醉!

 

这几个非白酒人士也是藏龙卧虎。

自称毫无故事、人也无趣的小崔,被堂主点化,不仅有了新名字“崔崔”,而且详述了她的偶像沈堂主在小城市井里的文化盛名。

她喝干红、干白的坦荡和大气,令人刮目相看。

 

月色掩映着东篱小院。

众人围着堂主,迟迟不肯离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