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棵玉兰树

周末作业不多,我难得清闲,可惜现今无其他好去处,思来想去,最后,我和妈妈决定:到楼下打会儿羽毛球。

 

楼下的风并不是很大,因而羽毛球打起来感觉不错。我们打了一阵,感觉两个人打终究趣味有限,念疫情出行不便,遂唤同小区的乐胥出来打球。数分钟后,场地上热闹起来——乐胥和阿姨来到,四人开始双打。

 

开始的几个回合大家打得并不怎么顺畅——羽毛球常常是“贴地飞行”的状态。有几次球被高高吊起,我迎上去跳起来挥拍准备击打,结果总是起跳过早,球拍挥了个寂寞,然后空空摆了一个poss落地,羽毛也落在一旁。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好地道的假动作啊,把自己都给骗过去了呢?

 

回合数在不断增加,大家的状态也逐渐回归常态,羽毛球变换各种球路在空中上下翻飞,突然,就挂到一旁的玉兰树上去了。我眼神复杂地望着这棵玉兰树。

 

或许在其他人眼中,这只是一棵现在有点儿碍事儿的树,但在我这里,它显得复杂了许多。

 

我从没有在随笔中写到过这棵曾给我带来不少麻烦的树,原因很简单——在这棵树带给我麻烦时,我还未开始写随笔。小学四五年级时候的我,假日里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来这儿打球,就是在这棵玉兰树旁边。

 

那段时间奠定了羽毛球在我心中的地位。我仍记得一个个打球的晚上,我和表哥吃完晚饭拎着球袋跑到这里,从六七点打到九点、十点,借着旁边超市的光亮(超市熄灯的时间往往也是我离开的时间)。

 

在疯狂的岁月中我们不知把多少羽毛球打上了这课树,为了营救羽毛球我们不知用了多少方法——这有时也是我们的乐趣所在。有的羽毛球在欢呼声中掉了下来,有的至今仍不知去向。它们或许哪天被风刮走了,或许——我天真地想,它还挂在树上,挂得牢牢的。

 

现在,一个球刚刚挂上树枝,我们到一旁洗衣店借用了一下挂衣杆。一番挑拔,球掉了下来,比赛继续。

 

那棵玉兰树,仍在静静看着我,不论周遭变了多少,我变了多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29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