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的《告白》

傅斯年的《东北史纲》第一部分的题目居然是《告白》,其实是《凡例》和《写作说明》的结合体,《告白》二字也算史学史的特例了。那有些水平的历史学家,一下笔就不落俗套。《告白》的第一项是“本书五卷,将设彩色地图若干”。地图,而且是彩色的!有眼光啊。等到五卷书写完,地图不再分售。完成五卷书的“课题组”包括傅斯年、方壮猷、徐中舒、萧一山和蒋廷黻。想让蒋廷黻这样的政客一起完成这宏大的写作,岂不是太天真?

“满蒙非中国领土”是日本的荒谬说辞,是侵略中国东北的历史主张。傅斯年在卷首就举出五点事实,彻底否定以“满洲”称呼“中国东北”的说法。据傅斯年研究,乾隆自己对“满洲”的称呼就有两种意见。历史学确实可以捍卫国家主权。

 

开始浏览《徐霞客游记》,书中所写的“强盗”是否有些属于我们过去所说的“农民起义军”?云贵地区的游记,可否作为研究中国边疆经营史的资料。书中对“书院”的描写是很有价值的,是中国明代书院发展史的参考资料。

 

中国史还是世界史,若让年轻人二者择其一,必定是选后者的多。异国情调,洋气的外语。国史,尤其古代史,给人刻板陈旧的感觉。

 

“太史公曰”,“赞曰”都是简短的“史论”,古代很少有史学家写论文。和现在正好相反吧。好多史学家没有参与官修史书,作品也相当好,而且一下笔就是文史结合,甚至没有长篇大论。让中国史与世界史打通,世界史的同仁多读中国古代史料并不难做,中国古代史的重要史料类别“笔记”就很有趣。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看古代的笔记,会觉得史学真需要积累,慢慢地,一条一条地积累。王士祯的《池北偶谈》也是如此,趣味良多。王士祯在《池北偶谈》第十八卷《契丹大金二国志》条中写道:《契丹志》简净可观,《金志》则仿其书而为之者。

他对《契丹国志》评价很高。其他如“马岱后人”“昭烈券”等条目颇为有趣。“马岱”也太过幼稚,也许是被魏延的部将害死了?

我们要学习王士祯为代表的古代史学家那种日积月累的精神。

 

何炳松在《历史教学法》中专辟一章,讲《地图的运用》。读了何炳松的书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人还是拿地图不当回事,好像地图的运用和大学的教学无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54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