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一汪泉水

合水县老城镇泉巷子有一眼泉水,非常的甘甜,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一眼泉水才把这个村子叫泉巷子,当地人一般都习惯叫泉巷(hang)子,东关村,西关村的村民以及街道上各单位的人都吃这里的水,我们这些住在林场家属院的人也不例外。

 

八九十年代人少,没有开发石油,从北川流出来的河水的上游,没有工业污染,夏天的时候大家都把衣服拿到河里洗,一伙人说说笑笑,大人洗衣服,娃娃光着脚丫逮泥鳅和小虾米,那时河里的虾米很多,妈也去捞,拿回来清洗干净,在热锅里炒熟,看着清白色的虾,一会儿变成红色,我起初很好奇,因为以前从未见过活虾,把虾米放在碗里,里面放些干辣椒面,再放点调料,用热油一泼,芳香四溢,夹在热蒸馍里,吃起来味道美极了。我去学校时曾带过,把一个女同学吓得钻到桌子底下了,惹得我们狂笑不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每家每户至少有两个大水缸,一个盛放泉水,一个盛放河水,以及下连阴雨时,从房上接的雨水,泉水用来做饭,河水和雨水用来洗锅和别的东西。那个泉水一年四季都是清凉的,就算夏天也很冰冷,喝在嘴里甜丝丝的,从来没有杂质,不需要清理缸底。八九十年代那个泉子是敞开的,担水的时候需要拿个瓢,往各自的水桶里舀水。那时候,林业总场的院子里有一口井,也不知是井坏了,还是领导觉得井水没有泉水好喝,就用一根黑管子,从泉子那儿一直接到机关单位,有三四里路,水管是露在地面摆放的,有车辆通过,水管用了没几天就被压破了,一股股水就从烂处往外冒,附近的人就用水桶去接,因为泉子离我们住的家属院来回有三里路,人都想省点力气。后来水管烂的地方越来越多,领导无奈示意取掉了。我们又只好去泉子里担水,爸妈哥姐我都担过水,我那时只有15岁,力气蛮大的,曾经一次连续挑过三担水。我家就住在桥旁边,冬天的时候如果懒了,就从别人砸开的冰窟窿里去挑河水吃,因为那水是干净的,不过那样的时候不多,主要还是吃泉水。

过了一两年总场在泉子那里用砖头和水泥垒了个台,按了个水管,泉水就像打开的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出来,不眠不歇,下面的水坑里,就有素质不高的村民在里面饮牲口,泉子旁边就是一条向东流淌的大河,以前人都去河里饮牲口,不过有水管,人吃的水并没有受影响。

 

我儿子两岁多的时候,我妈带过他一段时间,我回去了,他就拉着我的手说:“我外婆家河里人多的很,洗衣服着哩,还有鸭鸭哩,娃娃还逮罐罐牛(蜗牛)着哩。”

 

2000年以后,每次路过那条小河,就看见河边倒满了生活和建筑垃圾,河也没有原来的宽了,水变了颜色,发出臭味,也没人洗衣服了,鱼和虾早都不见了踪影,上游都不知打了多少口油井了,北川里面还建了座电石厂,那条曾经玩耍了十年的河流彻底变了模样,感到心寒!

 

 

再后来,城关修高速公路,把有泉子的地方做了高速出入口,那一眼供养了很多人,很多年的泉子就被毁掉了,吃惯了那口泉水的人,无不感到惋惜,真是弄好了这样,又毁坏了那样,大自然馈赠的甘泉,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何尝不是暴殄天物?

 

现在每当看见烧水壶里的水有水垢的时候,每次清理水缸里的泥垢和杂质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眼泉水。妈在世的时候,西峰八家咀水库的水很难喝,我都不大愿意喝,妈时不时就会想起,说那个泉水甜的,烧的米汤分外的好喝,而且烧开水的时候锅里从来没有水垢,从来没有杂质和泥沙,蓝莹莹的清,装多满都能一眼望到底。

 

如今,虽然每天都在喝纯净水,但它是经过过滤,净化了的,没有自然原生态的甘甜,怎么样都觉着没有当年的那眼泉水好喝。这辈子再也喝不到它了,尝不到它的甘甜滋味了!真的很怀念蓝天白云下,吃了十多年的那一汪清澈的泉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7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