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在云马等你

云马位于贵州安顺市与镇宁县交界的地方。云马飞机制造厂在这儿藏了半个世纪。该厂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根据战备需要建设的,是三线建设企业。这个企业为国防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在这儿工作的几代人为国防安全也作出巨大牺牲。

 

说起云马还有点来历。据说,三线建设初期,五机部领导来贵州安顺考察厂址,突然一片白云像奔马般飘来,云卷云舒,在天空中馳騁,瞬间让部里领导联想到,我国的军工企业一定要像云马一样飞腾。于是,把厂址选在这儿,工厂后来对外就称云马飞机制造厂。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半个世纪过去了,国际形势已经发生根本变化,云马飞机制造厂也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生产、科研、生活部门大多迁往安顺双阳。

 

工厂迁走后,员工的住宅却搬不走。一次偶然机会,重庆嘉陵厂员工在与云马厂员工(他们同属军工企业)闲聊中得知,这儿有大量员工住宅空置。大家知道,重庆是个火炉,一到夏天,热加上湿度大,生活在重庆确实有点难过,尤其老年人。

 

先来这儿租房避暑的人发现,这儿确实气候宜人,员工住宅价格也便宜,小两室,2012年才1-2万元一套,且还是大产权房。于是有人开始在这儿置业。一传十,十传百,到如今已有上千户重庆人在这儿置业避暑了,我是2016年到云马买的房。

 

住了五年,这儿夏天凉快,五年只有一年用过几天宏运扇,冬天,白天阳光普照最低气温也很少零度,所以有许多重庆人常年生活在云马。

 

避暑,早上美梦被小鸟吵醒的时候,阳台上一股微风吹来,山凹间一缕阳光洒来,空气中偶尔一丝淡淡的牛屎味飘来,仿佛回到陶渊明的老家,“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如果没事,睡到自然醒起来,“闲持贝叶书,步出东斋读。”大有归去来兮感觉。

 

这儿没有工厂,没有大型超市,没有超级娱乐场所,因此人流量少,空气特别洁净,看不到重庆阳光照射,光柱中的尘埃。

 

举个例,离开云马半年,甚至一年回去,进屋你闻不到霉臭味,床上、沙发上、桌子上你甚至摸不到灰尘;而回到重庆,即使你走时房间关得再紧,进屋肯定有霉味,伸手必摸一手,黑黑的,油腻腻的灰。川菜用油太多,尤其火锅。

 

云马的气候和重庆大不相同。半小时前雨大如注,满街淌水;半小时后,街上干干净净,除了个别低凹处,很难看到积水。这儿的地质,地下就是一个巨大的水库,难怪,几天不下雨,许多泉眼也泉水涓涓。

 

“有雨天边亮,无雨顶上光”,“天黄有雨,人黄有病”等农谚在这儿不适用。看到雨云,你得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赶回家,否则你会变成一只落汤鸡。

 

云马位于黔中腹地,是典型的卡斯特地貌。一座座山峰像些巨大的馒头倒扣在广袤的大地上。山峰之间总有长年不断的溪流,流向两湖:桂家湖、蜜蜂湖。这儿植被很好,且大多是原始林木,很少见人工林。

 

蜜蜂湖因其蜜蜂寨而得名。一道人工堤壩把一湖碧兰的湖水拦截在两山之间,深幽、寂静。傍晚,避暑的人群才会打破湖里的宁静。湖的深处或有白鹤筑的巢穴。一到傍晚,这些白鹤就会出来凑热闹。或一只出来探路,或一群出来兜風;或摆成一字型,或变成人字型,沿着湖面自由往复翱翔,直到天黑,人走,他们才恋恋不舍归巢。

 

桂家湖比较平缓,有二十多公里长。沿途公路时常被灌木遮蔽。车在路上行,有“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之感。早上,时常碰到放牛的,当心!你得早点回避,更不能鸣笛。鸣笛惊到牛群可不是闹着玩的。

 

前几年,早上我还时常去湖里游泳,看着湖上白鹤翻飞,听着岸边牛儿“哞、哞”,闻着清晨充满朝气的空气,让人乐不思蜀!近年,桂家湖列为安顺备用水源后,我就没再去游泳了。

 

桂家湖还有一种珍贵的鱼种,银鱼。银鱼白色、通透,细如小虾。据说,只有水源洁净的湖泊,才能生存。因此许多重庆人来此都要去买银鱼,晒干,捣成面,给孙子带回去。

 

这儿每栋房都有重庆老乡,当地老乡。我住这栋邻居,周末、节假日或有邻居钓到鱼,大家会约起聚会。聚会一律AA制:一般情况下,每家出一葷一素。餐具也是自备。酒倒不一定,有酒的自然会拿出来分享。

 

酒到位时,必有歌声响起“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诗兴来,偶有小调响应“云南下来一条沟,金盆打水喂鱼鳅,鱼鳅不吃金盆水,郎打单身妹不忧?”

酒罢,功夫茶喝起时,有人高谈阔论,有人切磋钓技,有人豪言壮语,有人品评诗句,雅俗共赏,其乐融融,仿佛回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住着瓦房,端着白饭,满街蹭菜的场景。

 

当地人大多对重庆人友善。邻居中当地人范老师仁义。下地、回家时常淘些自种蔬菜,给本栋重庆老乡挨家配送,分文不收。家里没人就把菜径直放在邻居门前,从不说,是我送的。但大家都知道,除了范老师,还有谁?!

 

说起有人不信,云马是医治“三高”等慢性疾病的福地。许多“三高”病人在这儿,高血压药减量了;糖尿病药控制了;高血脂顾忌放开了;我的脑供血不足症状也消失了。

 

今年我来云马前,曾因脑供血不足,住过重医附二院江南医院。一通检查说没病,但就是头晕,起坐有障碍。我知道得换个环境,于是坚持开车到了云马。到了云马半月后上述症状就消失了。要说吃药,只吃了范老师提供的几种草药,泡起当茶喝。

 

云马交通方便,重庆西到安顺西最快二个半小时,搭个便车到云马也就二十分钟,比到石柱黄水路上所花的时间还少。云马生活特别便宜,两个人在云马1000元生活费,保证你鸡、鸭、鱼、肉不断。蔬菜全是当地人种的绿色蔬菜。

 

前些年云马还存在着诸多问题:时常停电,经常停水,盗案频发,垃圾成堆……在当地政府干预下,如今,电基本不停了,停了南方电网也会随时来修;水正常了,即使供水末端的云马二区水压也正常了;路口、楼栋安装了许多摄像头,小偷盗窃也有所顾忌了。去年、今年都未发生过盗案。垃圾清运也基本制度化,每周都有人、车前来清运。来避暑的人多,垃圾多时随时清运。在此,我得给当地政府点一个大大的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6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