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进入新藏线的第2天,在死人沟撒欢之后,小伙伴吐血了

1

夜里十点多才开到多玛乡,已经冲出车吐了好几次,已经没什么可以吐了,最后光成了吐酸水。

一整天就吃了一碗方便面,吃方便面的原因是路上到死人沟,这里一碗拉面都要45块了。

外面已经是零下8度,手指和脚趾冻木了,坐回车里不敢动。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西藏界

2

在车里,看到另一个车的小伙伴,被两个人扶着往卫生院走,同行的苏畅说他吐血了。

我下车跟着他们去卫生院,没想到卫生院居然关门了。这里的老百姓说上日土县才有医院,距离多玛乡还有一百多公里呢。

真不知道多玛乡的老百姓如果遇到急病,要怎么办?着急忙慌送到日土县,病不是被耽误了!

凤梨的脚也扭伤了,肿得跟个馒头一样,我们在车上本来商量着晚上住在医院吸氧。

阿里的房费特别贵,没有暖气,没法洗澡的房间都要两百块。我和凤梨每人分摊一百块,住在医院吸氧估计也是一百多。我们算算还不如住在医院划算。

可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连医院都关门了。

我们的房车在路上

 

3

这一整天,从30里营房出来,开出几个小时后,就一直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飞驰。

外面的风太大了,一打开车门,差点连车门都吹走,拉都拉不住。

太冷了,脚趾一直是麻木的,走两步就感觉要栽倒,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挪。

头痛得像要裂开了,一整天,一直就像有人拿个小锤子在不停敲。

从昨晚开始,心脏就像有人用手用力攥一样。一晚上都睡不好,时不时地醒来,半夜停电了,被窝慢慢变冷。同住的小伙伴被冷醒了,又起床去灌热水袋,才迷迷糊糊又睡着。

 

泉水河
4

一直在做梦,梦见在两个月前,在医院切除扁桃体的息肉。我光穿着医院蓝色的病号服,里面什么都没穿。

小护士把我推到无影灯下面,她和我聊了几句,给我一个面罩,让我用力呼吸,她数着“一、二、三……”,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围着好几个医生和护士,他们都叫我的名字,告诉我手术已经做完了。

我睁开眼睛,想动动手指,发现动不了。想动动脚趾,也发现动不了。所有的不适都集中在喉咙,一股咸腥的味道,堵在喉咙很难受,都没法呼吸了。但是喉咙也是麻木的,咳不了。我很着急,光想用力咳嗽。

一个女医生很着急地说:“病人在抽搐。”

我想说:“我没有抽搐,我只是想咳嗽,但是咳不出来。”但是,嘴张着,一个音都发不出来。我挣扎着想比划,但是胳膊抬不起来。

他们按住我,拿着一根很粗的针管,把药水推到静脉。我挣扎想比划我没有抽搐,不要给我注射药,可没有人理会我。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说话了,很害怕。但是,转念一想,我还会写作,又释然了。

 

新藏线
5

半夜冷醒了,四周是无边的黑暗,太阳穴的刺痛提醒我,这是去往阿里的中间站,三十里营房,赛图拉镇。

一整天,几百公里,连一个村庄都没有。看到再好的风景,也不想拿起手机拍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光是昏昏沉沉地睡觉。

新藏线的路况是很好的,昨晚我们在三十里营房,遇到修路的工作人员,他说到2023年,新藏线就不需要翻越雪山,凿通隧道之后,直接从隧道走。那时候就更便捷了。

 

这是进入新藏线的第二天,一边后悔往阿里跑,家里暖烘烘的床不睡,热腾腾的新鲜饭菜不吃,跑到阿里买罪受。

可是,从叶城零公里已经跑出841公里。距离阿里的首府狮泉河镇,只剩下200多公里了。

神山冈仁波齐,神秘的古格王朝,最蓝的天,最贫瘠又最广阔的土地,就在这里。

(今晚先聊到这里,明天如果没有新的故事,就接着讲包租公的故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3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