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和少爷

很早以前,有一个王爷,特别会搜刮民财。除了横征暴敛、贪污受贿、巧取豪夺外,还想出许多别人想不出的花点子,向族民百姓要钱。竟然别出心裁地收起“胭脂税”来。他当王爷这几年工夫,真是连地皮都刮进三尺深。积攒的金银财宝多得没法算。有人看见过,他搬家时光金银财宝就拉了七大车。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王爷这么贪心不足,管钱叫祖宗,拼命地划拉,他的少爷却跟他不一样。
少爷十分看不惯他父王的做法,认为这样继续下去,必定会招来大祸。一时没有别的办法,他就想方设法想故意祸害王爷心爱的物件。王爷的九龙杯、玛瑙鼻烟壶,还有雕花镶金水烟袋。他明知眼露地拿出去,仨瓜俩枣踢蹬掉,然后拉一些牧民到酒馆打哈哈凑趣儿,把钱毫不怜惜地挥霍掉。
王爷知道后,气得脸色蜡黄,吹胡子瞪眼一个劲儿哆嗦。他想,可叹我一世精明,能掐会算,咋摊上这么个不提气的败家子儿呀?别的王爷都是外头有挣钱的耙子,家里有装钱的匣子,这倒好,我这头挣断缰绳抢掉牙的豁命挣,他那头却不疼不痒地拿钱打鸭子脑袋玩,我在外头挣块板,他在家里给我丢扇门。天长日久老这么下去,我挣的这点儿家业还不得都让他败花完了。不行!我得想法治治他,他不是爱花钱吗?好,我就让他花个够。
这一天,王爷把少爷叫到跟前,也没骂也没打,从腰上解下一嘟噜钥匙递给少爷:
“从今天起,我把钱库的钥匙交你手,那里有七车金银财宝限你在三十天内花完,花完算你有本事。花不完,从今往后就得学好,跟我学,想尽办法置家业!”
少爷一听,吓了一跳,他咋也没想到王爷会来这一招,他接过钥匙,心里犯了愁。甭说七大车金银,就是一车金银我一辈子也花不完。这可咋办呢?他正闷闷不乐地走着,忽然叮铃铛啷的过来一个锢漏匠。有人请锢漏匠锔锅,少爷走过去看热闹,只见那个锢漏匠用手来回一锔嘎,不大一会钻头就把挺硬的铁锅钻透了。少爷问道:“你那钻头咋这么厉害?”
锢漏匠说:“我这是金刚钻,贼硬,钻啥啥透。”
少爷说:“这金刚钻多少钱一个?”
锢漏匠抬头瞅了瞅少爷,知道不是平民人家子弟,就糊弄他说:
“这可值钱啦,二百两银子一个。”
少爷说:“把你的金刚钻卖给我吧,我给你二百两。”
锢漏匠说:“你真买咋的?”
少爷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有几个?”
锢漏匠翻了翻挑子,找出来两个。少爷说:“这两个我都要,把你使着那个也卖给我吧!”
锢漏匠一看遇上了奇事,心想,真要卖六百两银子,我后半辈子够花了,还锔这破锅干啥?于是,把三个金刚钻全给了少爷,少爷领着他到库房里取了六百两银子,告诉他有多少要多少。锢漏匠猛然发了财,他不再锯锅,到处去划拉金刚钻,然后去卖给少爷。于是天南海北的锢漏匠争先恐后往少爷这送金刚钻儿,送一个得二百两银子,这好事谁不干?还没用上半拉月,少爷就把七大车金银财宝全换了金刚钻儿。划拉起来正好够一把。少爷又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杆沙枪,把这一把金刚钻儿当沙子灌进枪筒里,端着沙枪来到王爷窗下,对准树梢“砰”地放了一枪。把王爷吓了一跳,以为出了啥事,急忙跑出来喝道:“谁在窗下放枪?”少爷说:“我在打麻雀。”
王爷生气地说:“打麻雀咋不到远处树林里去?”
少爷说:“我一枪把父亲七车金银财宝打出去了,我寻思你积攒这些东西不容易,咋寻思也得让您听个动静啊!”
王爷弄明白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半天喘不过气来。福晋把他扶起来说:“不是你让少爷这么干的事吗?财去人安,别难受啦!”
打这码事发生以后,王爷变得和以前迥然不同,判若两人。对待下民,和蔼可亲,秉公守法,为官清廉忠正,不但取消了所有苛捐杂税,还把原先不合理的制度废除不少。后来他年长了,把王位传给少爷。少爷执掌大印后,勤政好学,把全旗治理得井井有条。后来达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程度。旗民百姓,有口皆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3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