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路上

 

1985年,我的一位同年兵在给村里的小芳写情书。正值深秋,兰州的枫叶红了,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金丝猴香烟,盯着洁白的稿纸,快速拧开钢笔,写下这样的句子:秋天令人怀念,秋天令人伤感……38年之后的秋天,不是他说得那样,一树的火红,一地的金黄,总有忙也忙不完的秋天,何惧忧伤?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其实,今年的八月十五,大有写头,只是从城里卖煤到五级街修完车,已经很迟了,没有写字的力气。谨以此图,献给平川的月亮!平川的月啊,你高高的悬着,让我仰望!

 

 

 

随着物质的发展,国富民强成了不争的事实。眼前看到靖远乡村的送煤车,俗称“卖炭翁”的运输工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不,新上市的“国6”小汽车代替了原来的手扶拖拉机。由此看来,只有牢牢固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卖炭翁”这一弱势群体也能开上10万元的“国6”车。

 

 

 

采访甘肃靖远东湾镇东湾中学校门口的学海书店,对我,并不困难。在去学海书店前的一天中午,我在下着沥沥秋雨的靖煤王家山的井口,给她打去电话,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柔和舒缓。按照说明时间,我在第二天的早晨,来到学海书店,她,衣袖盈风地为我开启两扇笨重的大铁门。站在门的另一面,告诉她,让我来,她说大门重新修复好了,开闭灵活,不太费劲。当她打开两扇站立的大铁门,我走进院子,开始采访。

 

 

 

2021年的9月9日凌晨5时的平川109线,远山近光,澄静、丰美、深刻。22年的拉煤路,22年的春夏秋冬,22年的日升月隐,都是这么过来的。回过头,很被动,但我始终葆有一颗绿色的心,我叫森林。

 

 

 

靖远普通农家小院一道绿色的墙。前不久的下午,我应电话之约,给大坝村的老金,拉去一车王家山的煤。老金按我说的时间,早早地等在巷子口。老金的年龄段,应该在65岁以上,他的两个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教书。老金的穿衣很考究,从头到脚,全是名牌,说是女儿买的。60好几的老金,有着30岁的身材,骨是骨,肉是肉,棱角分明,和蔼可亲。老金老伴,一眼看上去,有点似曾相识中的邻居大妈。

 

 

 

创作题记。东湾。学海书店内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资料显示:中国一线作家百分之四十的只有初中文化:百分之二十的只有小学文化:百分之十的流浪汉。翻过一册知名中学校长出版的散文集,算不上好教师的教案笔记。我觉得作家不是研究汉语的,认识几个汉字,就能写作?作家来自社会下层,正如平静的湖面练不出强悍的水手,逆境,有利于作家写作。奋力摇桨,奋笔疾书,才能弄出广受读者喜爱的文学作品。然而非闭门造车中的词藻堆砌,非也。

 

 

 

本埠讯:今日凌晨欧冠,意大利险胜英格兰。很是喜欢意大利男人的骨感及木雕修炼!像巴乔的忧伤和皮尔乐的悲哀,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他们,都是真英雄。“如果没有忧伤,我们将体会不到欢乐”。

 

 

 

李森林三个汉字姓名,给人一种斑驳的希望。也许是名字和木头有关,通俗点地讲:这叫“五木”成才。

 

喜欢树。

 

我在水泉沙漠腹地,自费掏沙垫土,植树造林22年,现已长成层层叠叠,莽莽苍苍的沙漠绿洲。有道是:草木本心,何须美人来折花:有道是:我从骨子里瞧不起金钱和权力,这话,你很难受。

 

 

 

那天,我在靖远的大坝村里去卸煤,走到村口,看见一条活泼的溪水,自上而下,涟涟的水花似白雪一般。我想摄影艺术,就是要用清新的视角,去找明亮的世界,方能拍出响彻心谷的飞流激荡。

 

 

十一

 

宁县苹果上央视,是对宁县农产品的推介。在这之前的早些时候,我在宁县文联编辑张红娟女士的朋友圈里看到这期节目,其中的解说词是这样写的:黄土之下,是千年的历史,黄土之上,是硕果累累的金秋。40年前的冬天,在我离开故乡桥头时,没有苹果。我在故乡的儿童时代和少年时代,很少见到苹果。倒是异地他乡苹果,名目繁多,种类齐全,如陕西苹果,静宁苹果,天水苹果,新疆苹果……当然,吃得最多的、还是靖远苹果,这一吃,就是33年。早在几年前,小弟从宁县南仓来靖远看我和孩子,背着我在1984年用过的军旅挎包,装有几颗家乡的苹果,并且告诉我:“本来想多拿一点,卖完了。”看来家乡宁县苹果,很畅销!宁县苹果使我这个少年离家的孩子很欣慰,终于知道故乡有了她的支柱产业——宁县苹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7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