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肩膀

近期,汉中地区雨下个没完没了,气温就像坐山车一样急速下降,心里念叨着下雨天父亲不知道再干什么?抽空便携妻儿回家看父母。踏进家门才发现父亲竟然坐在堂屋里编簸箕。可能年轻点的不太清楚编簸箕其实是一件非常吃力的活计,必须坐在低处,弓着腰不停的用手去掰柳条和串绳,做此活还不能吃的太饱及穿的太厚。我顿时责怪起父亲,父亲有严重肩周炎,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父亲却乐呵呵的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点活干干充实,我和你妈多干点,就当帮你们减轻点压力。”听完父亲回答,我强忍着不让泪流淌下来!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父亲姊妹多又排行老大,本来念完初中考上了卫校,但爷爷身体不好,奶奶再也拿不出多余的一分钱供父亲念书学习,生活的重担早早压在了父亲的肩膀上,父亲没有畏惧和怨恨,挣工分、烧窑、打砖坯、开手扶拖拉机、做瓦工、编簸箕,只要能挣到钱养活一家人,父亲苦活累活都愿意干,这是后来姑姑们告诉我的。记得小的时候,父亲总喜欢把我托在他高高的肩膀上,我也总喜欢坐在父亲高高的肩膀上。夏天,父亲会带我下到河里去摸鱼抓螃蟹;秋天,父亲会带我上树摘柿子,那时我们对面坡上种有好几颗柿子树。每到秋天,柿子红了就像灯笼一样高高的挂在树上,我站在树底下,而父亲总是习惯性的在手上啐点吐沫,然后勒紧裤腰带,眨眼的功夫就攀爬到树上,只要我能指到的,父亲想办法都能够摘到,有次我问父亲为什么不摘完时?父亲告诉我:“咱们给小鸟留一点,帮助他们过冬,我们够吃就行了,人任何时候都不能贪心。”就这,父亲回家分成小袋子,让我给二狗、牛娃家都送一些尝鲜!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有一年,我陪父亲去耙田,那时耙田还不是机械化,都是凭人站在耙上套着牛在田里来回翻动,把泥巴弄碎耙平好插秧。我坐在田埂上,看着父亲站在耙上指挥着牛前进转完等一系列娴熟的动作,就感觉父亲特别的威风。突然一声“吁”的长长吆喝,老牛听话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父亲从耙上下来,从翻出的泥巴里面捡出了一个有我手掌大的酒瓶碎片,然后缓慢走过来放到田埂上,又回去继续耙田。我走到玻璃碎片跟前,心里开始狠狠叫骂:“这是哪个哈怂把玻璃碎片扔到我家田里面。”因为那个年代插秧习惯光着脚,很少穿水鞋,一不小心就会把脚划破了。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捡起玻璃瓶扔到邻家的水田里面。夕阳下山了,父亲也终于把田耙完了,正准备和父亲回家时,父亲却低着头在田埂上摸着什么?正在我纳闷时,父亲问刚才那玻璃片儿,我满不在乎的说被我扔掉了,父亲突然暴跳如雷的说你咋这么糊涂,说完父亲走向扔玻璃瓶的那片水域,用手在泥水里艰难的翻动。那时我就想不通,一块破玻璃片,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了,谁也没看见,说不定就是他们家田里的扔到我们家里的。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父亲终于露出了久违笑容,父亲找到了那块被我扔掉的玻璃片儿,父亲洗干净后小心翼翼放在口袋里面,同时我也看到了父亲手上被这块玻璃瓶儿割了一个很深的口子,鲜血顺着手不停向下流淌,我没有勇气问父亲?父亲肩上扛着耙犁,一手牵着牛,我跟在后面。那天牛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我的心里一样难受。

 

在父亲这些年辛勤劳动下,陆续帮助二爸、姑姑成家立业,家里也盖上了二层楼房,也供我念书上大学,在奶奶爷爷跟前也很孝顺。每次回乡下,认识我的人都说父亲忠厚老实,是个大好人,年轻时吃了太多的苦,让我们在跟前多孝顺,让父亲享清福。接进城里的的父亲依旧没有闲着,找来花盆在阳台上种上西红柿、辣椒、草莓等蔬菜水果,吃不完还送给左邻右舍,记得有次小区保洁有病,小区卫生好几天没有人打扫,父亲知道后主动取来扫帚打扫起来,我知道后劝父亲歇着,跟他没关系时,父亲严厉的说咋没有关系,我们生活在这小区,这几天保洁生病了,卫生脏了,我来打扫一下,一是锻炼了身体,二是提高小区环境卫生,和乐而不为。是啊,这就是我的父亲,难怪在小区里面,认识父亲的人总比认识我的人多,有时邻居外出回来也会送点好吃的给我们,说白了,这都是沾父亲的光。

 

这些年,我虽然经济上不再依靠父亲,也成家立业为人父亲,但在人生不如意或者低落时,都喜欢与父亲坐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总能豁然开朗,心胸开阔,父亲就跟海边灯塔一样,随时为我指明正确的航向。在父亲面前,我总是他的孩子,永远也长不大。在结尾,很想对父亲说:“父亲,你辛苦了,下辈子,你还做我的父亲,我还要做您的儿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7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