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花开。花谢

李子树的枯枝上爬满了花。蓝色的花,攀得高高的,一朵一朵,在风里颤,微微的。
我就这样看着。李子树已经死了。一棵牵牛花赋予它新鲜的摇曳。

水杉的叶子在落,纷纷扬扬,无孔不入。昨天扫地,发觉堂屋的角角落落到处都是细细碎碎的黄叶。今早洗青菜,上海青的白茎里也藏着细叶。水杉的细叶很难洗净,我洗了一盆又一盆水,再洗,发觉还有一点两点浮在水面。与妈妈说,她笑:“不要紧的,就算和青菜一起炒的吃了,也没事。”
没来由想起春天的香椿、槐花和前几天摘下的一点点桂花。桂花浮在绿茶上,金黄、馥郁,人看着,像是一种享受。

中秋假,芷涵、安安回家,烘了新鲜的莲藕。微风在吹,香气在飘,把锅盖揭一点点缝,凑到跟前看,呀,乳白的汤汁在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忍不住把锅盖放一边,夹起一块的藕,吹一下,等它略晾一晾,咬一小口,粉粉的,连忙拍了照片发给芷涵,告诉她莲藕烘得好,很美味。

下午一家人去看《关于我的妈妈》。徐帆饰演的妈妈惹哭了我。出来芷涵说:“爸爸想看喜剧,我看了看,觉得这部电影好看。”
国庆节《我和我的父亲》上映,到时候如果邹先生有空,不知他是否愿意去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岁月易逝。徐帆脸上的皱纹惊着了我。记忆里,她年轻、沉静,有着不露声色的美。
“徐帆都这样老了。”我慨叹,“据说《小欢喜》里‘英子’的扮演者是徐帆带出来的。他们都说‘英子’像年轻时的徐帆。”
“哦。好像是有一点像。嗯,徐帆,她也许是电影需要她化妆得老一些呢。”芷涵道。
我点点头。
“其实‘英子’也21岁啦。00年的。”安安笑。

喜欢年轻的容颜。而时间本身,是初开的蓓蕾,怒放的花,凋败的落叶……这样一想,就觉得俗世里的自己还得慢慢修炼。

我呢,常常在文字里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写,只是希望自己能终身拥有独立思考和学习的能力。我想,一个女子如果能在鸡零狗碎里拥有自己对待生活的审美和情趣,那她身上一定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迷人的味道。

下午,坐在楼下看《枕草子》。屋后人家的鸡、鸭,咯咯哒、嘎嘎嘎不停地叫。我抬头,却见一个立在沟边,谢了顶的男人嘀咕着什么。他的声音有点大,以至于我坐在这里都能听见。我和他之间,隔着窄窄的乡村公路和缠了碧藤的广玉兰树。

广玉兰树上,巴掌大的牵牛花叶爬将上去,繁密茂盛。藏在叶子间合拢的烟灰色的花蔫蔫的,早已不复清晨新鲜的模样。但想着它们曾那么美妙过,也觉得没什么不好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69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