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北瓜

早年在洋县时,以为那种金黄扁圆,大到几十斤的作物就叫北瓜。这世界既然有冬瓜、南瓜、西瓜,那又大又圆的瓜就是北瓜了。
随外婆长大的我,每到学假期,会回我父母所在的咸阳的家。到了明事年龄,发现我们家的左右邻舍居然把买回的北瓜叫南瓜。这实在让我吃惊,分明是北瓜,在这些人嘴里咋就成南瓜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虽然我没见过南瓜,但歌曲《南泥湾》里的“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呀”告诉了我,这世上是有南瓜的。但把北瓜叫作南瓜,是不是跟有些城里人把麦子当做韭菜一样搞混淆了?有这种可能。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随父母的工作调动,来到湖北襄阳,看到像西葫芦一样、又比西葫芦略大的青色的瓜菜,被人们称为南瓜,就很新奇——这就是南瓜呀!我将那瓜拿起来,左瞧右看半天。在这之前,冬瓜、西瓜、北瓜我是见了又见、吃了又吃的,唯独这南瓜没见过更没吃过,就买了一个回来,切丝爆炒,结果吃到嘴里,竟然跟嫩北瓜一个味,就由不得我怀疑,难道北瓜是从南瓜繁衍出来的?或者南瓜是北瓜的派生物?后查阅辞海甚至词源,可在这两大权威汉语工具书里,对北瓜的阐释就是南瓜。对于两大权威工具书的这种解释,我是不认同的,甚至怀疑解释者也仅仅只是通过一些资料的来源,缺少实地考察。还有的学者将“北瓜”定性为西葫芦或南瓜属性的一种观赏、把玩性品种,并称“真正的北瓜”。
这么说来,根植于我记忆中的瓜叫什么瓜呢?
后来我想,无论世人对北瓜怎么定义,但产于洋县的那种金黄色的又圆又大的瓜就是北瓜!而那些弯弯曲曲、似葫芦,又似炮弹状的瓜才是南瓜。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记忆中洋县的北瓜,呈扁圆形,成熟后如同锅盖,最大的堪比桥车轮子,重者可达一二十公斤,色泽金黄,可煮可蒸,食之绵甜。其子颗粒大而且饱满。市面上见的有些比较大的所谓南瓜子,我怀疑就是出自北瓜。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因生产物资的受限,农村种地,因不能大量购买化肥,多以大粪为主,故粮食产量不高,交完公粮后,分到各家各户的粮食也是有限的,即使条件好一点的家庭,也不敢敞开了肚皮吃,那些人口多、劳力少的家庭,有时一锅北瓜就是一顿饭。
我们那村子在洋县城东,当时属贯溪公社东联大队,处于平坝区域。这样的地方所交的公粮必须是麦子和稻谷,而像红苕、洋芋、北瓜等作物,不在交公粮的范围。那会儿作为队长的我外爷,为了弥补主粮的不足,就把一些收成不好的地种上红苕、洋芋、北瓜等高产作物,来填饱社员们的肚子。
北瓜属于耐旱作物,因其产量高,在每年的播种计划里,除主粮外,它是继红苕后第二个被考虑播种的作物。是不是跟水土有关,下到地里的北瓜苗子,到了收成时节,满地又大又圆的北瓜,黄橙橙的一片,坐卧田间,许多人见了,发声洋县感叹词“皮——”!可见北瓜在那些个年月是个喜也不是、恨也不是的农作物。
成熟后的北瓜,扁圆的外表,呈橘瓣状,内外金黄,皮厚实,耐贮存。分得多的人家,挨着墙将一层层码起来,高达几米,能吃到来年。

 

北瓜虽不能作为主食,可在那年月,堪称主食。即便在个别条件不错的家庭里,北瓜稀饭或北瓜蒸饭也是常有的事。吃得多了,厌烦感渐生。尽管它作为我记忆中抹不开的一道印象,我却是到如今不想它的,在超市或市场里偶尔见到那圆圆的金黄色的北瓜,便远远躲开,害怕它对我再一次的伤害。
就是这种不待见的作物,在那难言的岁月,每到青黄不接时使得许多人家度过了饥荒。
后来再回洋县,我是一次也没见到有谁家屋子里码着北瓜。即便有,也是零零散散,当做猪食。倒是在城市街头菜摊、超市常能见到,但不是洋县那种又圆又大的北瓜,而是状如西葫芦或炮弹形的南瓜。
实在是吃够了,所以我是不想它的。但凭心而论,如今市面上那些看似北瓜状的南瓜,少有洋县北瓜的那种味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4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