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没什么人的接种现场

“一楼三间教室,教室里都是穿着白大褂或粉衣服的医生护士,没有学生,我是例外。”
图片

我对与同学们一起打疫苗充满了期待,一个半月,真的一面都没见。但之前我就估计去了也不会让交谈啥的,下午谢老师发了班里的接种名单,隔了五分钟又发了时间地点二维码注意事项等。终于等到通知了。

但是当老妈得知接种地点是在龙湖那边的市医专(卫校)后,我与之面面相觑——以学校为中心,我家算在最东边,而医专在最西边。结合天气、用车、路程等因素,我也犹豫再三,尽管很 舍不得这次机会,但还是选择了就近接种。

华龙区高中离的很近,是个接种点。拿上身份证,坐上妈妈只能续航三十公里的小电动去华高。结果看到有别的学校也在今天接种,人好多,果断放弃,听笑语给过的建议六点多再来。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进到校国,真没人了,只剩下飘扬的警戒线指路,快步行走,无需排队,这高中校园真够大的。

一楼三间教室,教室里都是穿着白大褂或粉衣服的医生护士,没有学生,我是例外。扫了一下预约码,连身份证都没用上,出了一张我也没看清的单子,我就坐在后面的凳子上了。听医生们说“打吧,后面肯定还有学生呢。”时还不明白,直到医生从一个类似小冰箱的“冰箱”里拿出一小瓶药,再取了一个比以往打针小很多的针管,只抽取了药瓶里一半的药我才反应过来。

我把头扭过去,感受到冰凉的棉签在皮肤上涂,已经做好的万全的心理准备。那针扎上,有点被咛咬的疼,几秒过后,棉签已经按在了针眼上。就….打完了?我已经接种完了?可以离开了?没有长队也没有多余的话,我也是一个打过疫苗的人了。

校园里的花卉植物很多,小路旁被果实压弯的果树,由大片翠竹围绕的弯曲的长廊,凌霄花蔓延其上,芍药、月季花田伴其两侧,不过却因为过了花期,有的枯萎,大多也是凋零之态。

一点反应没有,餐桌上的虾我却吃不了了。

看见那个超小的针管了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38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