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松鼠入室又离去

小新又放假了。入三伏,炎热,少雨。

没有太多和妹妹一起来师大的机会,算是小遗憾。小新看了电影《1921》,他知道电影里的鹤鸣,我查了一下,告诉他——那个人的原名是李达。

我感觉办公室进来老鼠了,后来,小新从那带纹路的后背和长尾巴判断出,进来的精灵是松鼠而不是老鼠。松鼠是东师的一大生态景观,如今闯入了办公室,它怎么进来的呢?从正门到办公室的小门至少有四十米,纱窗更是难以破坏,下水暖气管?哎,是个谜。

自此以后,小新就有几次不能专心写字,怪松鼠?窸窸窣窣的,在放教具的那个木头架子后面。我们有好多次开门,正看见他在窗台上,寻找回归自然界的通道,见人来了,就迅速蹿下。有一次,它躲在“故纸堆”里,我都不好意思了——旧纸是我的,旧纸的作用竟然是让松鼠藏身。

这种种感受,我都和小新分享过。假设它全熟悉我,肯跳到我手心,让我拿回自然界也是可以的,但这过程难免太多的饥渴。最后破坏纱窗,才解决了问题。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小新第一次看见松鼠,是从二楼临时写字的地方下来,他一惊一乍地借了电话告诉我,结果遭到我的痛斥:擅自离开我说的写字的地点,学习走神了。

松鼠的故事还没有对外人讲过,至少我没有。后来我才注意到五年级《语文》上册有一篇课文《松鼠》。生活中有好多教材,就看怎么用了,小新对课文里讲的松鼠的窝有点疑问,我解释不了。

暑假开始不久,我发现物理楼门前的石子甬路被刨开了,去年秋天小新照相的背景已经荡然无存。孩子究竟能见证什么?见证一所学校的变迁?而我们,有时连孩子的成长都很难见证。我们忙碌着,却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该怎么评价去年的照片呢?总之,那石子路上的爱因斯坦公式不见了。

小新长高了。

有一次,他问我“国为什么要和我们一样”——没头没脑。他说的是《少年中国说》里的句子: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一切似乎不难解释,一切又都并非不言自明。这也许就是基础教育的艰难之处吧。正因为是小学,所以才最不允许稀里糊涂地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15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