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话六一:那时候的风很轻柔,那时候的快乐也很纯粹

我小时候的六一应该是特别匮乏的,物质上困窘,精神上也如同荒漠。即使如此,六一也是小学生涯一年中的大事。一双白球鞋,一件白衬衣,一条蓝裤子,基本上都是每年的固定要求。有时候没有这些配套东西,要提前借用的。六一那几天这些衣服都是特别紧俏的。这让我常常陷于惶恐,自己主动会提前几个月开始筹划,唯恐自己因为衣服没有达标掉了班级或者学校的荣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那个年龄阶段敏感且脆弱,集体的荣誉感也很强。六一是一个学校的盛事,要提前好几个月开始彩排节目的,有特长的孩子可以傲娇几个月。现在想来,其实节目都特别简单,个人表演的无非就是吹吹笛子,简单的舞蹈。最具仪式感的也就是以班级和学校为单位的仪仗队、打篮球、打兵乒球、拔河、跳绳比赛等。六一当天,方圆十里左右的学校学生都要集中到中心学校的,那是我孩提时代看到的最盛大活动。

 

中心校的孩子那天都会特别的兴奋,那是他们的学校,而我们都如同做客的孩子一般,怯怯的。并且我们读书的地方都是土坯房,中心学校有靓丽整洁的二层小楼,这足以让我们仰慕不已。记得我是很向往的,感觉在明亮的楼房教室里,会是一件特别美妙的事。因为这个的缘故,我为我后面学业上的失败常常找借口,说条件艰难,影响了我学习的积极性。当然这仅仅是个玩笑,但足以说明那时候我内心对中心学校的向往。

 

如今的孩子条件都特别好了,我当年就读的学校几经移址修建,十几年前就有了很漂亮的校舍,但近些年却没有什么孩子了,家长都一个赛一个一般,要把孩子送到县城有更好资源的学校去,很长一个阶段老师比学生要多。

 

现在各学校六一演出的节目复杂且靓丽,但孩子们却觉得稀松平常,远远没有我们过去节日的期待和喜悦了。尽管节目越来越有档次,演出的阵容越来越奢华,表演的专业性也越来越高,而孩子们的心,却远远没有了我们这代人当年的激动。很简单的比赛会让我们全部身心浸润进去,代表学校参赛的项目,全校师生都会出动加油喝彩的,些许的成绩都会牵引全部的注意力,即使老师也会如同我们一样,特别在乎每一份荣誉和成绩。

 

那时候的快乐很纯粹,兴奋的劲头能持续好几天。这让我常常不能理解,现在的孩子怎么了?有着特别优越的条件,却有了我们那个年龄阶段所没有的烦恼。也许这是一个高深的社会课题,我无法琢磨明白。那个时候孩子们起点都差不多,家庭条件也都差不多,可供攀比的东西太少,对外面世界的了解也少吧?我们这一代人都简单的快乐着,尽管物质困乏,生活单调,但可以自己找出更多的乐子,填补烦恼。如今的孩子确实压力很大,节奏很强,学习的内容,竞争的残酷,都比我们那个时候大了很多。我们那个时候仅仅简单读书就好,现在的孩子要比拼的东西太多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好事?只是看见孩子们繁重的学业,密集的各类竞赛,以及沉重的负担,心底突然就忧伤了。这是一个快乐的日子,孩子们应该快乐才对。我敢肯定,大多孩子六一结束后,父母会阔气的给孩子花一笔钱犒劳,但夜幕刚过,基本又是各类学习成绩的督导比拼开始。也许,现在的孩子们真的没有过多的时间分享或者沉浸在六一的喜悦。这确实有点恼人。

也许是为了弥补一份遗憾吧?我们老家的同龄人反而都特别注重六一儿童节。近几天交流的话题都是关于六一孩子们的节目。互相打招呼都亲切的介绍在耍“六一”。是一份补偿也是一份角色互换,大人的快乐要比孩子们多了很多,大人们关于“六一”都耍得快乐,而孩子们在些许物质的犒赏下短暂快乐后,又都投身繁重的学习事务了。
“六一”节日生活,几十年间的变迁也许在注解着一个时代的变化。关于六一,其实有很多话题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7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