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俄语记(一)

日语不过是一种外语。而俄语可不是一种普通的外语,文化底蕴深厚、使用地域广泛。我想学第三外语不是一天两天了,人生苦短,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井底之蛙,只有像王晓棠老师说的那样“不断向上向前”才是个办法。
小时候看高尔基,《母亲》太一般了,而《童年》就太经典。不熟悉外国诗歌的人也会知道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擦亮眼睛,最好学点俄语,地域广大啊。而且,国际关系学科离开了俄语还真的好多问题解释不了。丰子恺、瞿秋白、鲁迅这批人都会。我们学校的老先生也是日语俄语都会,试一试吧,据说丰子恺是51岁才开始学俄语,我还不到46岁。
选来选去,还是黑龙江大学的教材最靠谱。幻想着快点、快点,快不起来怎么办呢?到现在还不能读俄语的叶赛宁的《白桦》,但已经可以听得懂好多简单句子了,明白了一点语法。学日语的时候,学习几个助词,然后去阅读,猜句子,看那些所谓的新潮玩意儿。这招失灵了。本以为想快点学第十二课——这是语音和语言基础的最后一课,从第十三课开始会难一点,后来发现,如果第八课和第九课学不好,第十二课根本别想学会。最终就这样一点一点后退,终于退到第三课,认起真来。基础部分现在能听一点点了。
我希望我的孩子别作视野狭窄的人。将来也可以学点西班牙语什么的。
余生很贵,好多事很难,包括学俄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4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