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用心生活的姿态,不禁令人心潮澎湃。

我小的时候,鼻涕过河往袖子上抹的那副脏相常常展现。尽管如此,我微微一笑,做姥姥的跟班去古屯村,去杨堡村,去疙瘩村探亲访友,当着众人把脸藏在姥姥的怀里,毅然心花怒放。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结面”是我童年时听到对男孩子形象及内在综合评价的用语。渐渐地,我终于意识到,长相的重要性。我妈当着姥姥的面,抱着忧患的语气低语“这眉眼,长大了谁会跟呢”。我并非所谓的“结面”之列,于是悄悄揽镜自照,猛然吸进垂在唇边的两条富有动感的鼻涕虫,内心一片茫然与失落。

原先算术一塌糊涂的表姐一同长大,穿着粗布的花衣难抑曼妙的身姿,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坐上了远嫁的畜力婚车。我记起一个村妇的对自己儿女的抱怨,“就五官单挑,个个都是极品,但都凑在一起,就不行了。”我为表姐祝福,也想为我深感渺茫的母亲一点宽慰。

小时候不如意时,撒泼打滚有如羊痫。况且听说儿时姿肆些,大了自然会好,曲柳大了会不会变直,我不敢说。不过小时候嬉嬉闹闹,天真率直,那一段纯稚的时光已一去而不复 得。

融入社会后,耳闻有人面对长得好看的女同事,便满眼秋水,竟不忍浪费眨眼睛的功夫。还会遇到宽额秃顶的司机陪同低矮枯瘦的上司去拜访客户,不免会惹出捧腹的笑话。社会必竟有幅以貌取人的嘴脸。

以至于后来,我身着笔挺的西装,面含少年的懵懂,在我妈和姥姥的目光中,乘车去迎娶新娘,那已超越了存在儿时听到我妈与姥姥低语时的悲观念想。平凡的岁月里,我试图振奋自己,极力让自己的精神长相变得“结面”些,以弥补那时困扰于内心将来无人跟随的迷茫。

不论怎样,鼻涕过河的情形,常常使人怀念。用心生活的姿态,不禁令人心潮澎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3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