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人生总是在不断地相遇,也不断的走散。我们只不过是记住了一些东西……
高二那年上学期,他已经沦为班里的一个混子,上课睡觉,不交作业,晚上跟上铺的哥们儿打着手电筒玩扑克,输赢就是明天的早饭或午饭。家长被叫过几次,停几天课,接回家爸爸就是揍他一顿,然后托关系再把他送回学校。只是他老实几天,照样还是旧病复发,久而久之,老师也不跟他费劲了,判定他已是一个废物,当他是空气。
只是某天的某个下午,趴在桌子上侧脸望着窗外的他,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无聊的,他想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可是教室里哪里来的有趣的事情。于是,他就莫名其妙地看班里的每一个人,虽然对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但他突然想:其实他对于他们不了解的事情还很多,比如他们来自什么样的家庭,有一个什么样的童年,包括除了他们要考大学这件事以外的其他所有梦想或者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他都不知道。于是,他神经质般地凭借对他们的那一点了解,开始替他们每一个构思未来,他们会考上什么学校,去哪里工作,挣多少钱,娶什么样的老婆,或者嫁什么样的人,生几个孩子,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哪个孩子会成为学霸,哪个孩子会永远是一个笨蛋,一一都替他们构思。他觉得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事,并且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班里66个人够他想一段日子的。
他决定每天想一个人,构想他未来的一切。
只是当他构想到第十一个人的时候,他愣住了,也被惊到了,他发现自己那此胡乱思想的能力突然消失了。
他很头疼,他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而覆盖这一切的,只有一个念头:她很可爱。
他甚至痛恨自己:妈的,老子这是要情窦初开了吗,不对,女人才叫情窦初开,自己这个可能顶多叫心生邪念。
他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构想出她的未来了,因为那个未来里有他,可是他知道那个未来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他不配,他这样一个学渣。而她,学习虽然称不上拔尖,但也是好学生行列的。
恩,她很可爱。那段时间,他只想这一个问题。
鬼使神差的冲动,让他想做点事情。尽管那些事情,他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有些幼稚,甚至是愚蠢,但他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挣扎了很久,终于在某天清晨为她做了第一件事情。
下了早操,他拼命地往教室跑,绝不允许他人第一个进教室。
进了教室之后,他冲向她的座位,从她的桌子上拿起她的水杯,再风一样跑到饮水机前,接一杯热水,然后拧好盖子,再风一样跑回她的座位,把水杯放好,然后用最快地速度跑回自己的座位,拿出书本装模作样。
这件事干了一个星期之后,她好像没有任何反应。
他有些沮丧。
但后来,他又有些欣慰,因为这样就代表他可以一直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但是这种对自己的劝慰,终究还在在某天失去了耐心。于是,他觉得应该再表演点什么别的节目,要不“光倒热水”这件事会显得他很low。
他想搞的文艺一点。
妈的!真矫情。他不止一次地这样骂自己,竟然想出这么做作的办法。
第一天,他在他的抽屉里写了一行字:
玻璃很干净,因为透明,我们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第二天又写了一行:
窗帘一生都被悬挂着,拉开,拉上,重复不变的宿命
第三天:
拉开的时候,我喜欢,而我知道,有的人喜欢拉上
第四天:
困在笼子里的人,一扇拉开的窗帘的窗户,就是他的呼吸;而喜欢拉上窗帘的人,希望世界只剩下自己。
第五天:
我无数次想飞出去,但每次都发现自己没有长出翅膀;而身边的人,他们每一个都羽翼丰满,可是他们不想飞……
就这样,他每天写一行,直到写满她的整个抽屉,就毕业了,高考了。
她考上一个不错的学校,而他勉强上了一个专科。
他们终于走散了。
上了大学之后,他还是混,玩游戏,挂科,重修,补考,直到毕业时被现实啪啪地打脸,简历被招聘的人瞅两眼就丢到一边,每次向家里要生活费,都会被暴躁的爸爸诘问“你啃老打算啃到什么时候?”
他真的感觉自己是无路可走了,现实让他寸步难行。
妈妈偷偷地给她打生活费,劝他:小彬,再升个本吧,好好用点功。
他的心扎的有点疼,妈妈的厂子倒闭了,现在一家私人公司打工,每月两千多块钱,还要自己缴剩下十几年的养老保险。别的中年妇女都在想尽各种办法,花钱减肥,妈妈不用,总是青菜萝卜的妈妈面黄肌瘦。
出租车司机的爸爸,每天放下车,就摸酒瓶子。网约车,代驾,让爸爸的钱一天比一天难挣,当兵转业的他好像别的什么也干不了。
他终于咬了咬牙,干了人生当中第一件刻苦的事,专升本通过了,毕业后,他又想继续考研。
妈妈每每给他转钱,打电话,都激动地像个孩子似的说一句“我们彬彬懂事了,长大了。”
高中同学群里发消息,嘉丽要结婚了。
嘉丽,就是那个她。
同学们纷纷发祝福的表情包,有的还煞有介事的说:一定去参加。有的说,人不到,红包一定到。
他本也想发个表情。但是没有想,嘉丽发消息给他,问了句“齐彬,我结婚,你来吗?听说你最近在考研,如果没空可以不来,姐不挑理,别耽误了大事儿。”
他有些惶恐,沉默了老半天才回复“你的事,比我的大。我一定去。”
他订了机票,然后再坐一个小时火车,然后又打了出租,终于来到她的婚礼现场。
挺热闹,跟所有人有婚礼现场没什么分别,他心里也没什么波澜,只是当他看到她穿着婚纱和那个小伙儿走上舞台的那一刻,眼睛突然有点湿润。
他知道那是与一段过往的青春告别的潮湿。
嘉丽挨着桌的敬酒,敬酒到他这一桌的时候,嘉丽笑着说:“齐彬,加油!祝你成功。”
他说:“嘉丽,祝你幸福!”
他坐上火车时,收到嘉丽发来的一条微信,嘉丽先是发来一个调皮的表情,然后发给他一大段文字:
玻璃很干净,因为透明,我们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窗帘一生都被悬挂着,拉开,拉上,重复不变的宿命
拉开的时候,我喜欢,而我知道,有的人喜欢拉上
困在笼子里的人,一扇拉开的窗帘的窗户,就是他的呼吸;而喜欢拉上窗帘的人,希望世界只剩下自己。
我无数次想飞出去,但每次都发现自己没有长出翅膀;而身边的人,他们每一个都羽翼丰满,可是他们不想飞……
我想,不飞也是好的,至少现在我还给看着你
看着你的额头、眼睛,还有眉毛,笑时的酒窝儿;不过说实在的,你的鼻子确实不算好看,如果你将来决定去韩国整一下的话,我出钱
不过不整,也挺好,人要学着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就像接受这世界的不完美、不公平一样,包括接受自己的苦恼和堕落
而我的幸福,是在这堕落里,一转头,还能看见你如一道阳光
他举着手机,看得有些脸红,有些尴尬,原来嘉丽什么也知道。
嘉丽最后又说,我会在京东上给你买一个水杯,考研累,多喝水,别上火。
他苦笑……
如果当初不那么废柴,能够像现在一样努力,也许会有另外一种人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10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