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水泉,住在水泉镇的旱平川,我对水泉镇的枣园村,很是陌生。家里人,与枣园,少联系。前些年,我的女儿在五级街的白银五中读高中,他的女同学,家在枣园,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枣园村。

三年前,开始给枣园拉煤,开始认识枣园人。昨天夜间,我给枣园端庄玉润的小霍把煤拉到家里,悉数见到小霍周边邻居。站在院子,身穿拉煤衣服,伸出煤一样的手,我和她们一一握手,眷爱相见。

我在枣园,强烈地感受到一家有难八方支援的同情和关心,是在光的院子。昨天夜间,应微信好友容儿邀请去了一趟枣园,回来已至深夜。刚满50岁的小霍的丈夫去世了,容儿是小霍的弟媳妇,她从城里回到枣园,来到姐姐身边,用电话联系我拉煤。

小霍娘家住在大营水,临国道,面山。去年到她家里,她的先生还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只是身体不舒服,我问什么病,说是矽肺。青年时代为了养家糊口,他在小煤窑,下井挖煤,缺少对粉尘的保护措施,49岁,染上重度矽肺。这是一种底层矿工的职业病,一但患上重度矽肺,医学,也是束手无策。小霍丈夫长期在小煤窑下井挖煤,49岁得了矽肺,与病魔斗争两年,昨天下午,不幸离世。

我去的昨天夜间,清明雨后,顿觉凉意。先是小霍从大门走出来,满含泪水,我在漆黑的夜色中安慰她,生死无常,想开些。小霍说; 病,确诊两年,住院疗养,虽有思想准备,但这一刻,还是无法接受,孩子刚刚长大,他就累倒了。

小霍生在大营水,嫁到枣园,比我小两岁,单纯丰盈,宽以待人。如今,小霍刚刚50岁的丈夫,不幸去世,留下小霍在枣园家里,住在高铁桥下。唯愿小霍:一跃而起,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就在小霍的门上,见到她的邻居老李,这个时间,应该是在三年前的春天,下着雨。

下着雨的春天,我给小霍拉去一车煤,见到从对面地里、穿着素色单衣的老李。老李和我同龄,比我小生月,中等身材,眼明鼻直,行动敏捷,很有力量的那种男人。三年来,我们见过五次面,第一次的见面是从吵架开始,是在小霍门上,吵完架,我和老李留了电话,加了微信,他说他在秋天会打电话约我给他拉煤,现在正在离家不远的高铁隧洞干着苦力活,无钱买煤。只是认为心直口快的老李只是礼节性地说说而己,我没在意。我没在意的原因是因我和老李初见不和,故; “君子和而不同,”想必他是不会和我再有联系的。其实,我想多了,故; “君子不计前嫌,”老李就是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住在枣园,高铁过境,制造速度。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天,我和老李通过一次电话,称呼我为李兄。他说他在年后,报名高铁工地去干苦力活,他的果园住宅,己被征收,用做中兰高铁穿越尘山驶入枣园村的高铁站。尽管忙,这个礼拜,他从工地请了几天假,帮助小霍料理小霍先生的丧事。我去的晚上,他在小霍的院子,衣着单薄地握着我的手,一种男人的温暧,来自枣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留言朋友圈

又见杨老师的食文化:又见舌尖上的杨老师:又见杨老师的中西拼盘。杨老师人美情美家更美!杨老师的精神享受很高级,看不清撒点绿菜的盘子里盛的是什么食材所做的食品?千里路上做官,都是为了吃穿,可见“食不厌精”的重要性。当代作家梁实秋先生说; “一顿可口的饭菜,可以改变我的人生观。”前两天,我还打开您的老家视频看了看,黄土塬面,山大沟深,毗邻陕西省的灵武县。当然,您的青春很完整、很砺志、很美好,一考成名,变为资深的中学语文教师,居家青山绿水中的宁县县城,堪称世外桃源,令人想往……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2021年4月11日夜间,三稿改于甘肃平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07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