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们长大,变老,告别童年,青春

清明。
在路上遇见一丛黄鹌菜,明丽的黄,干净、新鲜,正合清明二字。
关于最初的清明节的记忆,有些遥远。那时我还很小,我住在岗上的大爹大婆背了竹子做的清明吊来到我们这边,给我的老祖上坟。
那时我几岁?忘了。不过,他们仅仅为上坟,就走那么远的路过来,我却是一直记得。
在无知无觉的年纪,我忽然从我并不认识的大爹大婆善良的面孔里看到了某种大于生命的东西。它让我知道,原来某些逝去是可以一直存在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现,有些事物,我们无法数清它的频率,却一直记得它的颤音。
弓的颤音。
大约现在的小孩子不会和我们小时候一样玩自制的弓箭了。
我那时砍了细细的竹子,折弯,系上绳子,就是一张小巧的弓了。我们用剩下的竹子做箭,学古装剧里的大侠,拉弓,射箭,嗖——箭射出很远。
那弓,到现在还在我心间微微颤着。
我能感受那种射出去的力量,再弹回来的律动。它们仿佛被惊动的水波,一圈圈漾开,推远……

油菜籽一天天饱满起来。
麦子的麦穗一天天鼓涨起来。
蚕豆也一天天满了起来。
所有结满籽粒和果实的植物都会把丰足的头垂向大地,这是任何成熟者必有的谦逊之态,也是对孕育了自己的大地母亲一种无语的敬祝和感激。
再过些日子,手脚粗糙的乡民们会忙碌起来,他们要揉菜籽,割麦子,砍豆子,他们得拿着家什一次次走向田里,再一次次把它们搬运回来。嗯,也许那些籽粒不需要回家,它们会随着下乡的货车运到需要的地方去。而它们的梗,会成土、成尘、成灰。

人为什么会化成灰呢?
姐姐,我不想你化成灰。
也许《我的姐姐》里,这两句台词与上面的话略有不同,但意思肯定是一样的。今年看的《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与《我的姐姐》都是关于亲情的题材,也都很感人。
与友语音,说到《我的姐姐》,喉咙里似乎有什么卡住似的,内心依然起伏。
我是姐姐。我爱我的弟弟。
中国式的亲情,重重的压着你的心,还带着一股不顾一切的劲儿。

电影院里的人明显比从前多。旁边的奶茶店、肯德基里的年轻人,真是密密匝匝。他们或浅笑低语,或相偎相依,或手挽着手……空气中,有快乐的因子在流淌。
天略微有些暗,它不那么明澈,而你放眼望去,一张张青春的脸,仿佛春天里骤然聚起的花草,是可亲可爱的。那些年轻的眼睛,年轻的笑,是有着小儿女的情态的,我看着他们,忽然觉得这平淡的小城也是有趣的。

“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的,一切在于如何唤起它们的灵性。”(摘自《大地本身就是一个真理》)我相信,所有的年轻人,携带着他们的美好,即繁衍成这个世界最动人的风景。
我们长大,变老,告别童年,青春,但青春在孩子们那里,依然会一代代传递。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600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