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都不行了

抱着能多吃一口是一口的心态,奶糖昨天啃了一个大羊排,啊呀,这个肉吃的香~心里倍儿开心。可惜好景不长,今早一觉醒来昨天隐隐作痛的牙龈今天已经肿成了旺仔小馒头,担心影响吃货水平发挥,早上一大早就到医院排队治疗来了。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来之前还特意咨询了一下,这家医院算是看牙很好的了,多数从这出去的牙科医生,都能独自挑个小诊所干干。从早上等到快中午,总算等到我这了。医生瞅了瞅我的牙床,语重心长的跟我讲“你这个问题比较严重啊,得及时治疗,我先给你去去脓吧,你忍着点,就先不打麻药了。”

一顿哀嚎过后,医生表示还是应该打麻药的,然后让我拿着单子去交钱。仗着现在都有个医保啥的,也就没怎么细看,缴费时扫了一下。好家伙,脓包横切引流术就值六十多,上的药也有八十这样,细算下来这一会小二百进去了。其实钱的问题还好,就是觉得不太值,那个脓包横切引流术,从我的感觉来看就是捅破了一顿挤血,然后消消毒上药。感觉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样子,就像脸上长了痘的处理方式一样。

捂着嘴回去的时候,想了想看牙这事。你看,我也不知道这个牙床发炎应该怎么治,用的是什么药,大概又是什么价位,所以人家要这个价我也只能欣然接受。这就是所谓的信息不对称吧。

思绪飘啊飘,我有想到了同事小何以前的工作单位。他们领导喜欢招一些方面的专家过来,彰显公司在这个方向实力过硬。其实呢,听小何讲找来的这些所谓的专家,确实是有水平的,但年纪摆着呢,当真过了当打之年。好多加班加点的工作,老人家吃不消,难以做到真正的指导工作。毕竟干活这种事情还是得下手的,光靠嘴,那是耍白嘴。

想到白嘴,不自觉的也跟着撇了撇嘴,阵阵疼痛把我拉回了现实。现在我是个连吃都不行了的人呀。耳边仿佛想起了阵阵魔音“来来来,能吃就能干!”,嗯,现在好了,我不能吃,应该也是不能干了。记起前一阵子看新闻,说是有一个高速收费站取消,让大家自谋生路。然后工作的人员说了,我们都干了一辈子了呀,不会干别的了。

其实这种铁饭碗最后的最后,肯定就是吃这个行当了。要是本来行当有点手艺技巧的还好,若真是个耗时间的行当,黄摊子了,人员生存肯定是难上加难。当然了,说的时候社会也是出于好心,不希望大家受困于同一个地方,让大家出去走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困在笼子里的鸟被困了太久,没了笼子以后发现,已经忘记了飞翔,退化成了鸡和鸭。

最后的最后,怕是免不了上桌走一趟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8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