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那时花开

下班路上,夕阳正懒懒地挂在远处干瘦的树梢。新吐的枝芽还不明显,但吹面不寒杨柳风,路上的行人渐多,仿佛在屋内躲了一个冬天,刚刚走出门,抬头看看头顶掠过的鸟雀,消失在远处的暮色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妻打来电话,一同去超市买点新鲜菜蔬,减减过年渐渐圆滚的腰,这的确是要我当快递哥最令人欣慰的高帽子。超市门外,几个彩色气球在一个穿着土气的白发老人头顶飘着,似乎想要争脱束缚,色彩在余晖下映得分外亮丽。行人在老人安静的目光里来来去去。扎羊角辫的小姑娘雀跃着,小手攥着穿着入时的少妇的衣角,拽着向气球靠近。“几块钱?,我给你扫码”,孩子的眼神里随着飘着气球闪出渴望,妈妈已接过气球塞到女儿手里。“我还不会手机收钱,你能给我零钱吗,卖了我也能回了”,老人看着少妇摇了摇头,脸上顿时有点失落。
“来,我这儿有零钱,你扫给我”妻已从我身旁跨一步过去,手伸进衣袋里。小姑娘紧紧牵着气球的线,手舞足蹈地跟着妈妈走开。“谢了,谢了”老人有点小感激。慢慢地转身,蹒跚的身子走进朦胧夜色中。
太阳下山了。推开家门,窗帷前的君子兰正含笑盛放,发出淡淡轻香。“老人不容易,因为不会用微信,能卖掉气球的机会就可能失掉,那才可惜”妻靠在沙发上,轻声细语地回应我的讽刺。
妻起身取水杯时,我顺手把茶几角上的零钱塞进自己空空的衣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59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