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杏伤

每年春天,小区的杏花总是赶在桃花前盛开,每一朵都如同一张笑脸。林大爷喜欢站在他亲手移栽的杏树苗前,专注地端详,陶醉于风中花枝乱颤的感觉。有苗不愁长,浇水,加支撑,吓跑顽皮攀爬的小孩子,三年多的茁壮成长离不开细心呵护,树干已有擀面杖那样粗。去年倒春寒仅收了52颗,在林大爷眼里却如同52颗珍珠。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今年春天,空气凝固似地,没有什么风,花开得分外繁密,蜜蜂提着花粉罐来回穿梭,枝头的杏花都怀上了。林大爷兴奋地从自家的厨房里打上水,顺着楼梯侧身慢慢下来,浇灌这棵满怀希望的树。
夏天,正午的阳光有些烈,空气中隐约夹杂着麦香的味道,几只麻雀在林大爷身边不远处警惕地雀跃,喘气似地张着嘴,时不时飞到树根下喝两口,又嗖地飞走了。林大爷围着树变换角度,但实在数不清挂果的数量,嘴边笑出两弯皱纹。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区住到现在,孩子都走了,有钱的看准房价搬迁了,剩下的非老即穷,明显老龄化。晚饭后,老太太们的手往围裙上胡乱地抹几下,便陆续下楼,围着杏树不远处的小石桌旁落座。开始鸡毛蒜皮,东长里短,并且格外关乎生老病死。“死了倒省心了”这样的话总会常常提到。。关于预测杏的成熟程度和时间,成为主要话题之一。说话时,流浪猫时不时来察看住户窗下的空碗。
与杏树相邻的是一户姓汤的人家,不到七十岁,身体很结实。每天早早起床,绕着小区的林荫大道,巡查似地晨练。清晨的阳光打亮了枝头微黄且红的杏儿。两人停步、迟疑片刻,伸手探摸枝丫,顺手取一颗,在裤管上一擦,麻利地送进自己嘴里,接着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袋子,用力摘起果子,装满后转身回自家屋里了。早饭后,太阳已升得老高。树上的杏明显少了许多。林大爷无语地站着,嘴里嘟囔着。低处的摘了不多几个,预备分发给天天来小石桌旁久坐的四邻。
今年的杏,林大爷实在无法统计了。从自己窗户上,看到三三两两的老太太找来木棍,梯子,想办法费力地摇,狠劲地打,独占似地捡拾。有点在自家院里采摘的随意。他的表情惊诧,无奈,释然。
小石桌会议的话题逐渐深入,事关权属,口感,价格,规矩,任性,砍伐等,如同海池里水面的波纹,慢慢展开,慢慢消失。
林大爷情愿讲去年一树洁白的杏花,52颗珍珠似地果实,以及收获后赠予分享的幸福体验。而今年的杏树,失去果实后垂头丧气的样子,如同失了阿毛的祥林嫂。
总之,与其丰收,不如倒春寒欠收的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57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