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主持的时光,一切要么灰蒙蒙的,要么洁白如银。

雪在飞,雪一直在飞。
灰蒙蒙的天空,灰蒙蒙的天空,雪在飞,雪在飞。
无边无际的平原,无边无际的村庄。雪在飞,雪在飞。
它们在舞蹈,它们始终在舞蹈,在空中,它们在舞蹈。
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只有雪,只有雪,在飞,在飞。
这些少男,这些少女,他们总是活力四射,永不疲倦。
从清晨到傍晚,他们一直在飞,一直在闹个不停。
大地上厚厚的白,屋顶上厚厚的白,树上,草丛,花朵,一切可及之处,都有他们的身影。
我仿佛看见少年在奔跑,在风中,在空中,在无数人的目光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我静静地坐在小屋里,那是很小很小的棚屋,只有一个小小的窗。那窗口正对着东方,窗外便是庄稼地。
我清晰地看见雪在舞蹈,在欢乐地舞蹈,在舞个不停。
我清晰地看见少年在奔跑,在轻捷地奔跑,在跑个不停。

没有鸟,没有鸟飞来。
如果你愿意,雪便是鸟,鸟便是雪。成群结队的鸟,成群结队的雪。
白的雪,白的鸟,白的大地。
猪静静地呆在猪圈里,一声也不叫,想是被吓坏了。
鸡早已钻进了鸡圈,只是偶然探出头来,发出几声孤独单调的叫声。
母亲在灶间烧火了,我可以想见那打了结的炊烟,在空中艰难地升腾着。
但饭香很快就溜过来了。我悄悄伸出了舌头。
父亲锯木头的声音很响。他突然间会哼几句歌,并不怎么好听。

雪在飞,黄昏降临。
大雪主持的时光,一切要么灰蒙蒙的,要么洁白如银。
我放下书本,思索着如何能够真正进入雪,加入它们的舞蹈,加入它们的奔跑和飞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22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