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年节东升

年节东升

凌晨,我从写作开始,这样的日子,于我,也有一些年月了,说明我是一位老的码字人。所谓老,不是指年龄上的老,而是指心态还很年轻,喜欢红色,喜欢生龙活虎的青春。由此,我离“老气横秋,”还很遥远,或许永远不会“老气横秋。”一是我从事的装煤工作,需要充沛的精力,二是我的业余写作,需要写到如何让我不爱你。所以,青春心态,于生活、于文学、于爱情,大有裨益。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昨天中午12时,平川王家山的武家拐,又一次地见到河南省的第一代80后的汽车修理工大刘。走进他的部子,大刘的高中儿子,看见我,大刘站在太阳正红,温度正低的公路边上给我林林总总的测试线路,完了,换我一款新的电瓶。大刘昨天早上穿得整齐,理了发,健正干练,彰显活力。

从王家山走国道,就是从王家山到东升镇的这段国道,内蒙宁夏陕西山西的载重货车,首尾相接。昨天中午,大车不多,一出武家拐,并入国道,翻过山垭口,就是平川和靖远的分界线,西去宁夏,西去东升镇的第一站,它是靖远县的大红沟村,满山遍野的红砖窑,表明大红沟,是砖的世界。

东升街道,春节将至,购物摆地摊的村民接踵而至,卖年画的、卖水果的、卖菜的……在109线旁的一处卖洋芋的小货车上,喇叭一直重复着洋芋的价钱,一元钱一斤,10元钱10斤。

从东升镇的乡政府再到109线不足200米的街道,商铺饭馆,分为上下两层,延至国道,车辆行人堵死通行,就有一辆警车,闪着警灯,拉响警笛,疏通违停车辆,执法语气:“这是谁的车,开走,”毋容置疑。

在东升街道的三个小时里,看到沿线山区的农民,安闲地信步街头,青年妇女,成为腊月东升街市的看点,黑色裤子,红上衣,长发披肩,上帝给予东升女人的优宠,足以讨得周围所有的人对东升镇的喜欢,当然,我更喜欢东升女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在水一方

从东关到在水一方。东关,是靖远城里的东关,在水一方也是靖远城里的在水一方。在水一方在乌兰山正对佛塔的铁路,位置也在东关这一块,叫法不同,隶属东关,盘踞靖远城的东面。昨天下午,去了在水一方,拉煤送煤。

站到在水一方的铁路路基傍的中间位置,看见两层独院住宅,阳光诱人,雪白路静。一列火车从乌兰山下的我的眼睛里拉响汽笛,穿越这座城这座山这条河。等到火车远去,掏出手机,给青年女子,就是今天的用煤客户打去电话。第一次打过去,没有打通,第二打过去,没有打通,站在楼群密集,道路交错的在水一方,只有电话,才能找到这个人。

第三次的电话,她在上班,让我到在水一方的小区门前,她让她的孩子和孩子的爷爷出来领我卸煤。

卸煤的过程,简单顺利。卸煤的过程,她的还在中学的孩子,给我的车里加注清水,给我的茶杯里加注开水,这一切,都是为了赶时间,太阳快要落山了。

问起孩子,孩子的爷爷告诉我,孙子孙女,上中学,指着和他隔墙而居的靖远第五中学的白色大门。他说他和老伴每月都有3000元的征地工资,年年月月,按时发放。儿媳妇,北湾人。

就是这位北湾嫁到在水一方的女子,约我拉煤。那天下午,我给东关桥头的拜师傅卸煤,一位中等身材,外穿黑色羽绒服的女子,推着自行车,从斑马线,走了过来。她是看到煤,才走了过来,因为她需要煤。结果第二天,雪满黄河,雪满靖远,雪满国道,她在她的微信里,落笔简约地告诉我,李师傅,等到雪化了,路开了,安全了,您再拉煤,我可以等。

等,是一种孤清的寥廓,等,也是一种傲雪的坚毅,她是来自靖远城里的在水一方。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表姐夫

昨天又一次地拉煤去了红湾、去了薛寨柯,见到我的表姐夫。表姐夫,他是地地道道的山里人,住在一个座山上,山下,有一处老庙,取名二龙山。庙虽小,但有青灯古卷,暮鼓晨钟的和尚在庙里,表姐夫和表姐,就是住在这座山上的。上世纪的60年代到70年代,这座山的下面,就是东升镇的镇府所在地,我去的时候,依稀可见原来镇政府的老旧平房,红砖蓝瓦,破败不堪,象征着韶光飞失永不回头,也诉说着山岳孤峦的过往繁华。表姐夫,大个子,圆眼睛,方面孔,他和表姐共同生在这座山上,长大后,组建家庭,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但他们很少说起爱与不爱,固守一座山,一间庙,从青丝到白头。表姐家族里的哥哥弟弟们,有当官的,也有经商的,前前后后,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这座薛寨柯的广袤之地,只有表姐和表姐夫,还在山上。他们今年修了猪圈,我去的昨天,一头母猪正在产仔,表姐夫用大而圆的眼睛告诉我,现在圈里已有30头有待出栏的肥猪,收获之情,溢于言表。

表姐夫的话,不是太多,如有靠城靠河靠大地方的亲戚嫁女娶媳妇,他会在两天前,从薛寨柯的山上下来,帮着劈柴供水扫院子,干些幕后工作。要是看见喝酒玩牌侃大山的亲戚,只是笑笑,站在一边,不说话,这样的男人,让青梅竹马的表姐,很是放心。临走的下午,表姐夫穿着单薄的劳动服,把我送到坡的平地,挥手而去。

出红湾,锣鼓喧天,礼炮齐鸣,红湾庄子上死了人,正在开吊祭奠,我把车子停在高速公路的玉米地,拍了京藏高速几个蓝天大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16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