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雪

小时候上着土墙敞院白杨树,教室不够厦房凑,年级合并学算数的村学,小小的课堂,蕴含着大大的梦想,盼望何时能实现人们说和课本写的农业机械化,向往有一天张开翅膀翻山跨河飞向远方!有梦想就有力量,生于80年代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1994年家中粮食大丰收,得小麦15担,部分卖出购进电视后仍然盈余不少,复买大炭过冬。当年秋后,母亲在院内辟地深松,搭建蔬菜棚,移栽早先于暖窑培育的菜苗,冬雪皑皑,万物裹蜡,当庄户其他人家使劲往窑炕添柴禾取暖,吃饭顿顿离不开咸菜时,我们围坐暖暖的火炉旁,看着图像忽隐忽现只能接收三个频道的电视,吃着鲜嫩爽口的炒西葫芦和小白菜,即使房外凛冽寒风扑打着门帘,呼呼作响,屋脊上不时跌落过载的积雪,腾腾发声。
那时的事恍隔昨日,今年有幸到异地挂职,立冬多时,阔叶半黄,针叶浓绿,毫无下雪之兆。上周某日一觉起来,朋友圈满屏家里的雪景,再几天后,这边应景地下起了雨夹雪,被打湿的景物如同涂抹了松脂,凝重泛油,一袭冷风灌进喉咙,抬头间,天地苍茫,人生过场,小时候贪念的结丝成缕的繁华,已撇去浮沫,熬成了浓汤,但同样雪的天气,心境如彼时围炉烤火般安然踏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84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