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家长会的变奏——怀念父亲(七)

我就这么搬运着父亲的硬皮书,从所谓的老房子到东北师大这边。我甚至不想让这种搬运中断,只要我在搬运,父亲就似乎还在。
有一本硬皮书叫做《建筑结构静力计算手册》,我故意摆在儿子能看到的地方。他果真翻了翻,看见第一部分中的“主要计算公式”,自信地说他“会很多”。祖父似乎擅长物理和数学,或许对他有什么启示或暗示。老式的计算尺也拿回来了,那东西应该很贵的,开方、三角、对数、指数,大概都能在尺子上查。
除了硬皮书和尺子,父亲还留给我一种遗产,叫做时间观念。
大约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王秀杰老师在家长会前请家长,我的家长,也就是爸爸去介绍培养孩子和辅导孩子的经验。那时候没有电话和微信,只能由我回家传话,爸爸不知是没听懂我的意思,还是不理解老师的行为,没有任何回复,就那样把背影留给我,继续上几十年不变的“班”。如何向班主任老师解释呢?当然是我自己的事。不知如何解释的事情自然也只能独立地去挺着。老师一头雾水,我的心里很不安,爸爸就这样“过关”了。老师自然不会有第二次的邀请。许多年以后,我觉得爸爸可能是把时间看得太重要了,那一下午工作的时间,他觉得家长会很无聊吗?王秀杰老师的爱人是北京大学某系50年代的毕业生,也就是我的校友。王老师的家在儿童公园旁边,离母校电业小学不远,但已好多年不见了。
人世间有一种现象,有一种豪言壮语,叫做继承和发展。
到了我这一代,我不学物理,也觉得数学无趣。我念起了屈原的《离骚》,弥补小时候爸爸不给我当老师的遗憾。文学是该中外兼通的,如今,日本封国再久,谁又能否定我在日本文学翻译中的贡献?
《离骚》句云: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按照我儿子的说法,“两千年前,人们就懂得珍惜时间”。
有时候,儿子的家长会我是耐着性子去开,耐着性子在听。见过很多夸夸其谈的家长,看过不少豪华版家长会演讲的ppt。家长会应该去,老师的话应该耐心听,可是家长和老师一旦陷入“相互抬高”的怪圈就有点麻烦。父亲对家长会的方式也真是简洁:不去,不管。
网络家长会其实不新鲜,而且少了和老师还有同龄朋友的见面交流,遗憾。有一次,我听儿子的化学老师在网络家长会上讲:“最让人高兴的事情是:经过努力,生活变成了你想要的样子。”老师的谈话最终都想扣题“中考”,但她的话我却琢磨了很久,最终得出结论:“化学老师比物理老师细心,比语文老师更稳重和全面。”我第一次当着儿子的面评价他曾经的三位班主任,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做作。有啥说啥,该说啥说啥,这是最健康的学生、家长和老师的三边关系。
我想,父亲是断然不肯当众讲话的,尤其谈设计图和建筑以外的话题。要不怎么会拒绝开家长会呢?
父亲离开我们这一年,我四十五岁;父亲四十五岁的时候,我刚刚上小学,那是1982年——改革开放拉开序幕,党的十二大召开——我们家搬到城里的第二年。

小编碎碎念建筑结构静力计算手册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69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