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黄河吾其济呼

伴随着官渡之战的落败,沮授,一个袁绍阵营的顶级谋略大家,从此陨落黄河岸边,心中便产生一股说不清的压抑郁闷,于是翻经查典,写下这点感受。

东汉末年的政坛,外戚干政,宦官弄权,军阀割据,百姓揭竿,从公元25年到184年,占据统治地位160年之久的刘氏政权,已是根枯枝烂,风雨飘摇,处于深宫中的皇族如木偶傀儡,名存实亡。坐镇拥州的各路豪强摩拳擦掌,图强霸业,你方唱罢我登台。

在群雄纷争的乱世里,那些满腹经纶、腹中兵甲的军师谋士,纷纷从幕后走向前台,择主而侍,或运筹帷幄,或决胜千里,尽显文韬武略。乱世的智慧舞台上星光璀璨,涌现出李儒、贾诩、陈宫、荀彧、沮授、许攸等众多谋略大家,而沮授无疑是其中闪烁着最亮星芒中的一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少有大志,多权谋。看清了袁绍据翼州以全其势的野心,看清了民殷人盛,兵力优足的翼州优势,身为州牧韩馥別驾的你,与同僚同说共谏:冀州虽鄙,带甲百万,谷支十年。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柰何欲以州与之?”

其言凿凿,其情耿耿。奈何醍醐灌顶之声却不能警醒乱世庸人之梦,于是翼州在说客巧言令色中被它的主人韩馥以 “吾袁氏故吏,且才不如本初。度德而让,古人所贵,诸君独何病焉?”之名拱手相让,落得个惶惶惊恐中投靠张邈、如厕自杀的悲局。

而你,胸怀安邦济世雄心,从“今贼臣作乱,朝廷迁移。吾历世受宠,志竭力命,兴复汉室。然齐桓非夷吾不能成霸,句践非范蠡无以存国。今欲与卿戮力同心,共安社稷,将何以匡济之乎?”的问话里,似乎看到了自己广阔的政治舞台,从此成为袁绍座上宾,开始了一段时间的蜜月佳期。但是,你比得了管仲能强齐,奈何袁绍不是齐小白,悲剧的种子从此埋下。

或许是四世三公的家世误导了你,横刀长揖、悬节东门的英雄气概征服了你;又或许是十八路诸侯讨董卓总指挥的威风感染了你,勾践之范蠡的比喻诱惑了你。你以为得遇明君,从此殚精竭虑,效死输忠。

“将军弱冠登朝,播名海内。值废立之际,忠义奋发,单骑出奔,董卓怀惧,济河而北,勃海稽服。拥一郡之卒,撮冀州之众,威陵河朔,名重天下。若举军东向,则黄巾可埽;还讨黑山,则张燕可灭;回师北首,则公孙必禽;震胁戎狄,则匈奴立定。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士,拥百万之众,迎大驾于长安,复宗庙于洛邑,号令天下,诛讨未服。以此争锋,谁能御之!比及数年,其功不难。”

这是非顶级战略家不能谋的国策,是图强霸业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你如同站在山顶孤独的智者,犀利的目光,洞察纷乱时事,规划宏远目标:迎大驾于长安,复宗庙于洛邑,号令天下,诛讨未服。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恢弘深远的政治构想,它令同为顶级谋士、有着同样政治构思的荀彧为之汗颜,它令诸葛先生为止叹服,隆中对发出“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的” 无限感慨。

想象着宏伟的政治蓝图,袁绍一句“此吾心也”的回答,一个奋武将军的名号,一份监护主将的重任,你如高山流水遇知音,心潮澎湃,似乎看到了立不世功勋、垂万世英明的美好。然而在蜜月期度过之后,他终究还是背离了你们的共同路线,胜利的天平从此倾向对方的阵营。

初伐许都,在持久战与速胜论的争吵中,你以军事家的眼光,政治家的视角,透析双方势态,坚持进屯黎阳,渐营河南,益作舟船,善治器械。分遣精骑,抄其边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的万全之策,反对贸然进兵,由此与主公产生裂隙并引发同僚的嫉恨佞馋,军事大权一分为三,而你只占其一,从此再没有言听计从,再没有君臣信任。

白马战役,知音田丰直言劝谏入狱,你泪如雨下,会其宗族,散尽其财。恸哭诀言:吾随军而去,胜则威武不能加,败则一身不保。是英雄的惺惺相惜,还是已经预感到结局的悲凉?

面对急于渡过黄河寻仇征伐的十万大军,你提出留屯延津、分兵官渡。这本是心血凝聚的智慧,进退自如的良策,却落得迁延时日,有妨大事的呵斥,愤懑之下,你抑郁难诉,托疾不出。

官渡之战,田丰狱中上书,注定了悲壮的结局。而你,并非看不到伴君如伴虎的凶险,却依然为了河北故亲子弟,为了当初的宏大抱负,冒死进谏:南幸于急战,北利在缓师。宜徐持久,旷以日月。谁料想这疲敌制胜之策竟致你从此锁禁军中,失去自由。

 

在一次次不择时机的征伐中,你看到了庸主的盲目自负,同僚的阿谀谗佞;在滚滚而去的黄河浪涛里,你悟到了逝水难回,故园难归;在刀枪剑戟的光影里,你感觉到了兵败如山倒般的溃逃。这是一条不归之路,可是你已经无法凭借智慧去左右它的方向,如同一叶扁舟,身不由己飘荡在波涛汹涌的黄河浪尖,微弱的声音淹没在凛凛朔风中。

悠悠黄河,吾其济呼。一声悲壮的仰天长叹,包含着你多少辛酸,多少无奈,多少愤怒,多少不甘。带伽被俘,一声“授不降也”,面不改色,从容赴死,又包含你多少凛然,多少忠贞。

吾若早得足下,天下不足虑也。什么样的智慧与品行能当得起敌对的胜利者对你如此感叹与惋惜;凝眸知阵法,仰面识天文,致死心如铁,临危气似云。又是什么样的忠贞与气节能当得起后人对你如此的敬仰和溢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你走了,带着一腔悲愤与不甘,连同黄河岸边的那座孤冢,一起消失在茫茫的历史里;唯有你的智慧与灵魂,依然飘荡在翼州大地上,飘荡在汹涌激荡的黄河上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58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