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那年砺的狗皮草种子

没砺过狗皮草种子的人,一看题目,一定疑惑不解,什么是狗皮草?什么是砺狗皮草?

我可以清楚明白的说出狗皮草是什么,还可佐以图片,但是“砺”讲起来就有点费解,“砺”过种子的人,只要随便给个谐音,就知道是咋回事,没“砺”过的,即使解释了,可能还是会一头雾水。

其实狗皮草就是绿化草皮,现在长满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这是在小区附近公园拍的一张狗皮草图片,上面已经结满了种子

砺狗皮草种子,就是收集或者采集狗皮草种子。这个“砺”字,是按照老家话“li”草种子的谐音随意打出来的。

砺狗皮草则是用大拇指指甲和食指手肚夹紧草穗,用一种自我拿捏的力道往上提,把种子勒下来。这样一说,那个“砺”或许也可作“勒”)。

为什么说是自我拿捏的力道,因为太用力会把草穗直接拽下来,力道不够的话又砺不下来草种子,所以这个自我拿捏的力道,只有亲自尝试一下才知道。

我们当年砺狗皮草种子并非徒手,而是有用工具的。徒手砺种子,砺几串玩玩可以,多了,不仅手指头会疼,速度也慢。

工具很简单,找个大瓶盖,右手拿瓶盖,左手半弯曲,瓶盖内沿靠上左手手心下方,把要砺的草穗置于瓶盖和左手之间,轻轻挤紧,然后双手同时往上提,“哧哧哧”,一次可以砺下多根草穗上的种子。

我是拿了父亲的铁制茶叶瓶,盖子砺好种子,然后倒进瓶内,一上午可以砺半茶叶瓶。

往盛有草种子的茶叶瓶里闻一下,一种混合着泥土的清新外加淡淡的茶叶的味道扑鼻而入,令人陶醉且兴奋,陶醉的是那种混合的味道,兴奋的是这草种子可以卖钱。

小时候村子东岭上还有不少开荒未尽的石砬子和荒草地,成片地长着狗皮草。在我们父母那一辈,荒草地更多,冬天没柴烧的时候,就把狗皮草刨出来晒干当柴烧。

狗皮草的根很深,抓地稳,当年适合当柴火烧,现在适合绿化固土。草种子可以卖钱也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三十年前,我十一岁,正赶上小升初。

当年镇里的中学非常难考,不像现在义务教育,呼啦一起都可以上,我们那个离家一里地的由三个村的孩子组成的五年级毕业班居然一个也没考上。

当时的我也“非常具有前瞻性”,连考试也没参加,知道即使参加也考不上,就不必再费劲跑到远在十八里路的镇上参加考试了。

我从六岁懵懵懂懂上一年级开始,一直懵懵懂懂到五年级。人在学校,但心不知道在哪。老师上老师的课,我开我的小差,下课就和同学打闹疯玩,丝毫知学习有何用。

大部分农村孩子读到五年级也就结束了学生生涯,回家帮父母干活了,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会再留级复读,复读考不上后再回家帮父母干活。

这次也到了决定我命运的时候了,是回家帮父母干活还是继续复读,父母虽没有明确说,但应该也不介意我回家帮忙里干活,毕竟家中四个孩子,父母压力也着实不小。

不巧的是,因为一个也没考上,三个村的村委一开会,就觉得这个毕业班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只保留四年级,再要复读五年级的,就要到五里地之外的和庄联小。

一个好消息是,我们村也要办四年级,我决定就近再从四年级开始读。

做了决定也没和父母说。学费怎么办呢?先不跟父母要,不是上面说可以卖狗皮草种子嘛,就自己卖狗皮草种子赚钱交学费吧。

于是那一个暑假,我和小伙伴们跑遍了村里的岭,只要不下雨,就天天上午外出砺狗皮草种子,下午回来割草喂牛。一个暑假下来,居然收集了半大塑料袋种子。

直到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才等来了收草种子的人。小伙伴们互相转告,大家都提溜着自己的战利品,把它们换成了真金白银。

忘了草种子是多少钱一斤,只记得我一共卖了十四元多。三十年前的十几块钱,相当于现在几百块了吧,那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后来就用那“第一桶金”的一半,交了我留级的学费。

说来也奇怪,从那之后,不管学什么都觉得简单了,瞬间开窍,从学渣变成学霸的感觉太神奇了,不仅老师喜欢,同学“巴结”,下个学年的学费自然就是父母给交了。

是那些狗皮草种子,改变了我的命运。虽然事隔三十年,但在的脑海中,却经常不经意地浮现出那个跑遍东岭砺狗皮草种子的孩子的身影……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而我现在眼里看到的、脚下踩到的这些绿化用的狗皮草,应该就是当年那些狗皮草种子的子子孙孙了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56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