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词里有倾城色

文字 是有情的

张爱玲说的好,中国文字有声音、有颜色、有美感、有感情。

古典诗词,更是首首情深意长,段段风光旖旎,处处花团锦簇。

从先秦到魏晋,在中国诗歌的源头之上,流布着一幅幅五彩斑斓的锦绣画卷,令后人倾心神往,恨不能跳入画中,与诗人比肩而立,桃李春风一杯酒,一睹他们的绝世风华。

诗歌 是彩色的

多年来一直徜徉在古典文化花园里的倾蓝紫,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扑地为桥,引人渡水,靠近那些诗意缠绵的绿水青山。

她的一本《不如不遇倾城色》,从先秦的紫,写到秦的黑、汉的蓝、三国的白、直到魏的青与晋的绿,让我们遇见了太多太多的倾城色:“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刘邦、“繁弦既抑,雅韵乃扬”的蔡邕、“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的曹植、“万籁生山,一星在水”的阮籍……每一个都是那样地俊拔秀逸,风神洒落。

虽然前有安意如、闫红、朴月、江湖夜雨等诸多才子佳人解读漫漫古典情,但倾蓝紫仍让人读到了一种别样的深韵。

诗人 是亲切的

诗,真能改变一个人的内涵与形象啊。曹操,世人眼中的“奸雄”,赤壁之战的倒霉蛋,因为有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等名言警句,他就不是一个如刘备、孙权般粗糙的政客,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不小心成就了一次文化的高峰,其建安文学大咖的身份让人油然而生了许多亲切感。

汉武帝刘彻其实并不“略输文采”,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以这样的句子起兴,思念倾国倾城的李夫人,让人看到了他的百转柔肠,以致暂时忘记了他对女人的残忍。

而陆机、陆云两兄弟,乃红尘半是马蹄翻的晋所盛开的双子花,皎皎月明,澄澈如水,所到之处,春风化雨,花开锦绣,却被诬谋反,临刑前陆机轻叹“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死亡已轻如鸿毛,可惜的是从此不复闻鹤唳。其清远志趣,何人堪比?

真是诗歌的好年华啊,还远未及华丽的盛宴,其绚烂之色已令人目炫。几百年后,当大唐把诗推向顶峰,还有词到绝顶的宋,它们都是些什么色调?

作者的嘎然而止,让人好生惆怅,也许是有心留下伏笔,等待赴另一场约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7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