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他的故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是甜甜的堂客,叫甜嫂。

俺男人甜甜最近在河里玩火了。一大帮姐姐妹妹们都喜欢和他聊天。不时说些荤段子,俺看到后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特别还有几个美女跟他还作了几篇文章,尽编滴,大家不要相信。三小姐的那一篇我喜欢,不过也是瞎操心。说我睡在床上想些什么,李公子是有那么个人,我也认识,但百分百是正常熟人关系。至于……你写的那些,俺他半点都不信,你信不?

俺甜甜是个非常乐观的人,这点,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一点也不含糊。并且还重情重义。当初俺看上他,则是他的小聪明。

我和他结婚后不久,他的一个兄儿告诉我,甜甜开始港的不是我,是俺隔壁队上的“酒窝″。

你不晓得滴,兄弟说,甜哥港第一个习话儿,真滴看到肉肚里去了。他兄弟开始眉飞色舞。

那天的一早上,七点钟的样子吧。你男子汉就邀我到“酒窝″那里踢。我问搞么大,他说帮他看哈习话儿。他笑着,我愣着,心想你看习话儿关我什么事?走,走,帮我把把关。边说边从蓝色中山服袋袋里掏出常德烟递给我。我一想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他走了。

快到“酒窝”家门口时,甜哥他发张。拐打,她在屋里没出门,看不到她的人。我就问,哪咋办?他脑壳转的几多活,不要紧,径直走,到某某家去,他是我同学。我问,没卵事跑到他屋里干嘛?他答,俺就说买羊儿!我听后打着眯笑。

到同学家里,甜哥一边装模作样谈生意,一边时不时用眼瞟着“酒窝”的家门口。约半个时辰后,甜哥捉我肩膀一拍,走,生意港不匠。原来″酒窝″端着饭碗出来了。

我跟在甜哥屁股后面,看着甜哥偏起脑壳睁起双眼骨碌碌滴盯着“酒窝″,生怕他不看路踢着路上的石子栽个跟头!

过身后他问我,怎么样?我答,你那样目不转晴滴看人家,我都不好意思看了。他转过脸用眼睛对我一横,嗔怪道,鄙,特意请你来帮忙,懒谈情!甜哥递我一根烟,又说,你不港,一对对儿酒窝生的几多好看。就是她鼻子旁边生了颗痣。

俺没他兄儿说的圆款,大概意思就这样。后来我问俺男子汉,他居然还红着脸不好意思。不说就不说,我也不问了。

说起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也蛮有意思。应该是冬月间一个晚上吧,我和几个闺蜜相约在邻居村的大队部操场上看电影。没想到甜甜和他的几个伙伴也来了。还挤在我们边上。一直和我们讲着笑话。哎耶,我没好话说得,甜甜他突然用手轻轻地敲了下我的膀子,把我吓一跳。当着姐妹们的面对我说,跟你港个男朋友好不好?我一听,脸上觉得发起烧烤来,要不是晚上,闺蜜们肯定看到我脸红了。可是,可是我居然还反问了他,是哪个?你猜俺那个他是怎么说的?他用右手食指往自己鼻子上一指,就是他!说完,他的伙伴们和我的闺蜜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惹得全场看电影的人,把目光都转向了我们。说实话,那晚上电影的片名叫什么,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

后来,我和甜甜见面的机会自然地多了起来。一次我和他一起去赶场,在路上俺两个正说笑着,远处看到一辆爬爬车迎面开来。他突然对我说,坏了,张叔叔来了!我问,哪门滴?他说,张叔叔他半月前跟我拉了趟货,运费还没给。三十块钱。我说,给他不就是了?他想了想,说,等几天,身上的钱今天还有另用的。他嘴上说是说,眼睛眨是眨。一看都光明堂。他又偏着脑袋对我说,你信不信,我今朝还要港他几句赏他一歺!我嘴一撇,表示不信。

距车五米左右,俺他举起右手,示意停车。

你真滴开涮,上场到哪去了,到处找你找不着?张叔哂笑着脸,答,哦,上场我到县里帮人家拉了趟货。那门滴?我说,你看我今天身上又没带钱,怎么办?张叔继续笑,没问题,下次给。你说俺他雀不雀?

和他结婚后,他那个贱样子也不改。一天,刚黑的时候,我锅里热着洗澡水,就和他两个坐在房间里看电视。一会后,我要他把水舀来洗澡。他洗后,我再洗。他说,你日里辛苦了,你先洗吧。于是我就端来脚盆打来水,然后到阶沿上去拿鞋,等我拿得鞋来他却把房门关上了!他在洗。你洗你洗,我等哈洗也没问题。哪知他洗完澡后直接上了床。我恶声恶气地绝他,会懒死呀,水都不泼!他却在床上西皮笑脸的唱着,鞋儿破,帽儿破……惹的我急忙走到厨房里偷偷的笑。

当然,这种情况不多。他还是蛮心疼我的。他常说,堂客堂客,你就象我堂屋里的客一样,我一定好好对待。

俺男子汉甜甜的故事八箩筐,以后我讲给大家听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18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