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湖南张家界6天游(一)

湖南张家界6天游(一)

文‖田野

坐火车去张家界

从平凉早晨的秋风里出发

8点的火车

把董志塬的黄土,和我

一起打包,运向南方

去张家界,我将飞跃泾河

穿过秦岭,行驰在暮秋的旷野

这时候,田野里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一层薄霜,覆盖着地面

山川大雾弥漫,像白色的河水在流动

我只能看到:车窗外的树木一闪而过

火车穿过山谷,我在山间

感受身体的摇晃,放下

手中的报纸。抬起头伸了伸腰

心情无比兴奋,一如

鸟雀们飞出山林,叫着喊着

与火车的鸣唱互相应和

它就这样,哐当哐当……

辗过我的梦境

醒来已是黄昏。冒着水汽的火车头

一下子,又掉进黑暗里了

但长长的尾巴,还留在一片灰蒙之中

整个夜晚,车箱内呼吸轻得如一张白纸

鼻翼间的微笑,抵消了全身的疲惫不堪

火车尖叫着扎过众多的山川和河流

没人知道,天是怎么亮起来的

正如没人知道,车窗外贫瘠的土地

何以一夜间,长满了高楼大厦

而一些土坡,依旧乱草纷飞

很远的地方传来汽笛声

开往南方的一列火车沿着我的肋骨

一步步,逼近,心脏

但我的内心的确感受到

一阵阵的震动,一列火车

把我的心,带到了张家界

让一个身体里已经秋风乍起的人

再一次春暖花开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第一天:天门山,凤凰古城

天门山

不问天门山多高

那个传说足以放大灵感的胆量

在飞鸟无法丈量的高度

我放纵想象,打马

骑一匹没缰绳的云彩来

云缠雾绕,天空触手可及

我相信,这是神的旨意

让我一步步靠近你

亿万年前的风,吹着你

亿万年前的风,吹着我

风,吹来吹去,我和山谷里的草

一起在风中摇曳

拾阶而上

那座被诗人祝福的神山

如今匍匐在孤独的脚下

在孤峰仰望的失落里

在巨大的晕眩中

只有森郁的树林相伴

在寺庙的梵声的默告中

谁曾守望千年

当另一颗孤独的心

朝圣到你的面前

默默献上祭奠的花环

唯见绝壁之下涌动的清流

山巅之上

谁还能临风独语

昔人已逝,风流仍在

登高远视,与群峰对话

不甘沉默的世相百态

在崖壁里发声,于是山谷訇然

而对群石,我难以表述

吆喝一声,声音在洞口盘旋

却走不进天门山深处

在这里,所有的秘密都轻如微尘

所有的爱,都不可言说

你看汗水在山石起伏

而云层,一再压低

天门山之上,一只鹰

驮着一片云,翻山越岭

无法说出上天门山的路有几条

上山的路,有十八弯

导游领我们走的是空中栈道

你问有何区别。水不在深,山不在高

游人如织,风景自然就美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像是一个缤纷的梦

从沈从文的笔下飘过……

我留在水里的倒影,步履平缓

安静的河风,细碎的水纹

夕照的颜色,染红沱江塔顶

我又看见那只贴着水面飞行的鸟

一翅,又一翅,扇着河风

水下面是蓝天

触手可即的地方,白云浮游

散乱的青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在蓝天白云之上

一翅,又一翅,沿着河道

扇动古城外的黄昏,太阳滑落山涧

起风了,风从一个词语的内部吹起

摇摇晃晃,一路桔红的灯光

延宕而来,像一条失去记忆的河流

把我带入特别的回忆

全城的灯火,星星闪动

古城墙的历史已经走出很远

影子被扣留在青灰色的墙壁

那个身穿铠甲的将军,领着

忠心耿耿的士兵,是否还会回来

到沱水河的灯盏里

是否?能一一能得到答案

这灯这心,这人这情

在凤凰古城:夜夜燃起,年年哭泣

我抚摸着厚厚的城墙,一寸一寸

寻尘埃之外的硝烟年代

青石板上的裂纹,镌刻岁月的影子

宝塔镇守在沱江堤岸,不离不弃

任风吹雨淋,谱写古城的光辉

时间的风与水扑向古城墙

将它磨成一块土家人的银镜

这时,对镜凝视

岁月的面影后仍是悲壮的马群

游人的脚步就是这样把深夜丈量

把成匹的长风撕碎,淹没

把饱涨的水面划穿,抬高

我积赞多年的心情

摇荡古城里满满的月光

客栈的一串串大红灯笼

是星星溅下的一粒粒火光

是游人停泊在堤岸的笑声

是阳光点燃的一朵朵花蕾

今夜,我在凤凰古城

借酒家一角,把酒独饮

酒中,千古风流的那一滴

是英雄魂灵,醉在酒里

今夜,醉眼中多少英雄豪杰

让我在凤凰古城,旧友如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古城虹桥

虹桥,人流如织

古城,翠翠还在吗

导游,如同早年诡秘管家的化身

把游人作为来宾,

引领虹桥的每一个商铺,

客栈门前讲解

来到虹桥中间的一座绣楼

一扇花窗,半开半合

仿佛依然有阿妹在窗内偷窥

视某个游客为英俊的阿哥

站在虹桥,遥望

这一片白茫茫的水域

思绪随着飘忽的白云飞扬

滔滔不绝的沱江水,浮起昔日的印象

等待,天空放晴

这里曾是一片读诗的黄昏

一头水暖,一头水急

商贾往来的叫卖声,银两声

打湿一个又一个沱江的汛期

而货郎不在,丟失的梦以及寻梦的人

走了一批又一批,我却还在梦里打转

虹桥只能是贸易集市的唯一证词

因为此刻,潮汐翻飞,长歌在舞

历史深处,斑驳的古城虹桥

此时,承接秦人通关文牒的浪花

风蚀雨打,淹没在沱江之岸

几千年的睿智,在闪烁的灯光下

渐渐打开疲惫的双眼

秦简活着,文字不老

沿虹桥的石板路前行

我在古城的墙角里洇浸

心里装了通往秦代的船票

虹桥上,是否会有一个

衣着朴素的女子,翠翠

走过。

眼眶,溅不出泪花

身上,挑不出任何斑驳

她一声不语,手上多了道道岁月老茧

沉静了,古城的虹桥

沱江渔火已从记忆深处消逝

只是沱江低吟浅唱的波涛

牵动她追怀往昔的幸福爱情

谁喝醉了土家的米酒

摇摇晃晃,走过虹桥

被一片落叶击中,砸出一声哀叹

今夜上弦月,虹桥流水潺潺

轻风夹着水气,从桥的那一头拂面而来

如岁月一般沧桑啊

老街坊,小弄堂,黑瓦白墙

当迎风的时候,用手触摸虹桥栏杆

于是触摸着历史,歌声拍打水面

故事传在回眸之间,不忍心拨动啊

那流淌的是歌者的哀怨,还是听者的伤心

蓦然回首,月的清影里

虹桥上,走来的是翠翠吗

凤凰古城,真是:

灯一半,水一半

花一半,树一半

歌一半,情一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12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