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秋天的告白

又是九月秋风凉,枫叶红银杏黄,田野稻香,月儿在秋夜高空里越发明亮。秋天,就是一个十月怀胎的孕妇,幸福满满。

那年,横塘后坝上的柿子熟了。枝头上挑满了红灯笼一样成熟的柿子,高调地挥舞在湛蓝的天空里,招引着飞聚过来喜鹊、八哥。父亲搬来了木梯,拿长长的竹竿篓子,伸着兜摘下所有的果实,装满了箩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父亲吃力地挑起一担沉甸甸的柿子,一路蹒跚到公社供销部门前歇下来,摆好摊子,让大姐守摊。我早已瞄到了供销门市部镶嵌玻璃的木柜子里静静躺着的连环画,便记起了过年时父亲的承诺:好好读书,期末考试在村小里年级第一,并且语数两门95分以上,我奖给你一本连环画。

“爹,我想那本连环画”,我怯怯地说。

“哦哦,好的,儿子,你考试很不错,我答应过你的,买!”父亲真好。

这时大姐卖出了几斤柿子,她把收到的几元钱,交给了父亲。父亲带着我,向售货员买到了我渴望的连环画。我的心,顿时像云雀一样直冲云霄,自由飞翔。我一蹦一跳地回到家里,躲到一角,静静地捧着连环画,翻了又翻看了又看,直到天黑。

那个秋天的傍晚,一个山村少年用读书成绩的承诺,换得一个老农父亲奖励的承诺,在少年的生命记忆里,是一件多么隆重而富有仪式感的事件啊。

有一年,生产队的仓库有些破旧,破旧得大门不能锁。一个春寒料峭的周末,有个高中生模样的青年,在里面反关上门,拿着政治、历史、地理、外语、语文等课本,看看、读读、背背,他的神情是那样的专注、自信。风是冷的,但心是热的。门外是一条马路,大声背诵和朗读吸引了过往的行人,忍不住向破了玻璃的窗户里探头探脑。青年人,忘情地摇头晃脑,沉浸在书本知识的海洋里,浑然不知。

母亲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妇,她总是穿着蓝色咔叽布做的大襟衣,梳着熨帖的发髻,扛着锄头挎着竹篮去菜园里劳作。经过仓库时,她变得蹑手蹑脚起来,踮着脚尖轻轻地走,生怕打搅到儿子的学习。她的头发是花白的,眼角眉头布满皱纹的,心里充满希望的。她曾悄悄许愿:等我儿子考上大学了,我要烧香还愿,我要送儿子上大学!

1984年的秋天,邮递员叮铃铃骑车进了村子,挥舞着手里的信封,高喊“谁家里飞出的金凤凰,大学通知书来啰!”

“喂喂喂,来啦,来啦,我家的,我家的!”母亲笑咧着嘴,撩起围裙的一角擦着双手,脸上的皱纹绽开了花,几丝乱发也恣意飞舞。

几天后的中秋节,母亲跟着儿子,提着蛇皮袋子,平生第一次走出小山村,向着省城豪迈地出发了。

一个春天真诚的梦,在守信的秋天被庄严兑现了。母亲要送儿子上大学去,既是向子兑现承诺,也是儿子向母亲兑现承诺啊。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几十年过去了,父亲母亲早经长眠在松涛阵阵的西山岗,儿子却已在都市里升格成了中年父亲,不再是山村青葱的少年。常言道,“月到中秋分外明,人到中年万事休”。可是,生命之秋的他,“不用扬鞭自奋蹄”,咬牙拉着负重的车,奋力划着桨,拼力向前。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是啊,春播秋收,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我很庆幸年少时,有父亲母亲的严教,没有挥霍青春。今天无数的荣誉证书和报刊文章就可以证明:春天的承诺,秋天没有辜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52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