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秋天到了么?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新闻上说阿联酋的秋天明天下午到。
虽然这里的秋天和夏季区别也不是很大。但总算是进入名义上的秋天了。
莫名喜欢秋天,尤其是北方的秋天。天高云淡,秋风疏朗,河谷里挺拔的杨树叶子也变黄了,集落成金黄的毯子。踩在秋风上,就觉得莫名的欢脱。

关于秋天,我脑海里老有个画面,很清晰,每次想起来也非常悸动。

小时候是放养型的,经常出门玩耍一天不着家。但同时我对我妈很依赖,如果我在外边玩了一天回家我妈不在就会非常的难过。
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可能还没上小学。有一天我照例从外面皮回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在心里默念,今天妈妈在家等我吗。以前每次觉得在的时候她居然不在,那这次我觉得不在是不是她就会在(看我小时候就在研究注意力法则了)。
回到家,大门锁着。我有点失望。我扒着门缝往里看。
院子中间放着一盆水(说是盆其实不是现在的盆子,我们小时候叫大瓶,但也不是瓶子,用来搓洗衣服以及给小孩洗澡的土红色的容器)。

秋天的缘故,上面飘了几片隔壁家落下来的枯萎的宽大而衰败的梧桐叶。水波在秋风里微微颤动着。安静而寂寥。

我在门缝里看到了一个没人的家里,盛满了秋天。

在往后的很多时光里,说起秋天,我都会宿命般的想起这个瞬间。门缝里一个孩童突然在那个瞬间窥探到了秋天的秘密:离别和无人左右的孤独。

也记得和小伙伴在麦苗地旁的沟渠里,望见大片大片堆积叠摞在一起的白云。茂密而生机勃勃,仿佛能装一个童话。那个时候我们在看一部儿童剧《小龙人》,主题就是小龙人一直在找她的妈妈。我和我发小还在讨论,你看那片云,像不像小龙人妈妈会出现的地方。

最初的情感开智,都发生在这样宽阔而自在的秋天里。

后来发生的很多重要的事,也都在一年的下半年。
第一次离开小城去异乡求学,兴奋而期待的秋天里,结识了生命里最重要的朋友。还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里,举行了第一次寝室出行。我们都是第一次,像模像样的去维护还不熟络的情谊。

那时候不懂,情谊啊,不光要时间,还要在时间的浪潮里,各种际遇的巧合下,才能幸运的拥有。

第一次努力留住一份感情,也是深秋。选择留住是因为那个时候对离别的力量一无所知。
在车场,我去坐去往更南方的火车。秋风扫来,我们一边等待车辆的到来,一边听脚下的落叶哗啦作响。沉默的,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什么。我们的年纪,不足以说出和做出任何确定的事情。

后来想明白,其实分开的人一定有不得不分开的理由。分开和年纪,距离客观因素有一定关系,还最重要的是,时间会慢慢让你们发展成不同的人。其实这在一开始就有迹可循,但那个时候,你们以为你们是同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这么模糊的表达,会不会被get到。这是我现在自然流淌出来的感受。

现在的生活太具体了,具体到每天的流行语和八卦信息,具体到时髦单品,具体到相亲找对象,具体到买车买房,结婚生孩子。具体到工作压力和不断更新的信息和知识。
那是遥远的秋天的那个孩童完全无法想象的当下。就这样到来了,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长成大人的过程是缓慢而瞬间的。从我爸竟然听的进去我为人处世观点开始,从家里网断了,妈妈说你不在,我们什么也弄不好开始,从不同意某种做法却只能用沉默表示开始,从意识到那么努力也实现不了所有愿望开始。

而成人世界的秋天,有时候也有着不同的景色。
可以开启一场冒险,去更加独立自主的生活,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清晰的发现自我。
可以坦诚的去和同伴相遇。领悟到人和人之间的影响和支持有多奇妙,足以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的精神向导。
可以主动清醒的去经历离别和重逢。虽然也有难过,之后却发现我们依然拥有遥远的相似性,而产生更巨大的喜悦。

记忆里的秋天,就这样总在想象力快要消失的时候冒出来,提醒我,那种带着原始的能量的东西,还没有消失。它让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大人,在人群里可以区别于另一个普通的大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8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