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写的春联

三十年代出生的爷爷,并没有上过什么学,但他却能认识些字。所以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民,爷爷坚持每年过年,为几个儿女家写春联,这是件让他特别感到骄傲、自豪的大事情。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每年腊月,平原地区的苏北乡村,真可谓风寒温度低,人们常常冻得直搓手。爷爷却从不因要写春联了,而缩手缩脑。

他会早早地买来多张红纸,然后仔细地折叠成长型板凳般宽,一一裁好。大儿子家是从两间房,到如今的两层楼十多个门;二儿子家三间大瓦屋,两个车库;两个女儿家加起来也有二十多个门框……爷爷心里不停地计算,再胸有成竹地找来墨汁与毛笔,一笔一划极其专注地写。

“岁岁平安福寿多,年年顺景财源广”接着再写个横批:喜迎新春。很小的时候,我非常好奇,会围着爷爷问:“这个读什么?那句是何意思?”

后来大了些,字多数也认得,并时常觉得真没新意,每年都这么几句:四季平安,八方进财。要么就是:福临门第喜气洋洋,春满人间欢歌阵阵。横批:五福四海。

可爷爷并不这么看,不管是我们小的时候追问,还是读了小学后,他变得爱考我们,是否都认识这些春联。或是我读了更高年级后,他开始追着让我考他认识多少……

我发现从爷爷年轻时,到如今早过了古稀之龄,他不变的是对过年到来的欢喜与快乐之情。

爷爷在腊月,要慢慢地花上几天时间,才能写好春联。有时会放下毛笔,用手指在桌子上比划,又有时一个人默默读上两句,他慎重的样子,比一名小学生还认真。

爷爷常说,一年的新起点,新气象,红红火火地贴在门上的春联,如果写错,岂不是要被邻居们笑话一年啊!

其实爷爷写的春联,并不见得有什么书法家的气派,但每个字工工整整,绝不龙飞凤舞,对于我们这些子孙们来说,春联真可谓是个识字的好办法。

那时,爷爷还常说,写字如做人,绝对马虎不得,我至今深记于心。

后来,年纪大了的爷爷,背驼得厉害,手腕的力量更是不足,眼睛也昏花了不少。那么爱写春联的他,说不再写了,看他孤苦伶仃的样子,我每年会缠着爷爷,帮我写几个简单的“福”。

我说春联也都可以改成“福”字,我要把家里的很多地方贴上,有福之家,福到之年,那该是多么喜庆的新一年。

每每这个时候,他会笑得尤其开心,更怕我们忘记一样,背诵好多的春联,那喜上眉梢的样子,瞬间感染了全家。

会写春联的爷爷,是福是快乐,是喜悦,是我们难以忘怀的过往。

尽管今年的他,因为中风只能坐在床上,但能听爷爷口齿不清,却两眼放光地叙说写春联的岁月,就倍感幸福。

至少我们还能一家团聚,欢欢喜喜过大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22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