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当年那点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洛阳的黄飞把我拉进原基地文艺宣传队微信群那天,我还被“文艺队 ~~半生缘···梦断···!”这个群名震愣了片刻,咦,什么意思?一个群名,怎么还缘来缘去“断断断”的?揣摩良久,仍弄不出个子丑寅卯,我猜测,里面有故事。
想想也是,活跃在这个群里的可尽是当年的文艺兵啊。
三十年前,即1986年至1990年,我曾在基地宣传处工作过4年,组织分工让我参与文艺宣传队的管理工作,简称“分管”。
怪不得我在群里一露面,那个时段文艺宣传队的战友们便纷纷出来与我打招呼,呼呼啦啦一大片。

现在唯一能够证明那段历史的实物,一个是我与全队人员的合影,一个是电视艺术片《大山的呼唤》。更多的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记。
进入这个群,让我很感动,有一种“归队”感。自然也想知道30年前的帅男靓女们如今都怎么样了?当年他们,普遍十六七岁、      十八九岁,个别的二十岁上下,而今大都进入知天命之年了吧。

他们大都是特招兵,个个手里有绝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风华正茂,帅男美女,不论是去地方慰问演出,还是下部队巡回演出,所到之处都会受到格外热烈的欢迎。在深山老林的部队里,回头率、热捧率并不亚于当今的明星。
表面看上去很是风光,其背后却也发生过让人“棘手”或头疼的问题,即谈恋爱的那些事,有地下的,也有半公开或索性公开的。

上级要求要严加管理,我们也采取过一些措施,比如经常性的教育和有针对性地敲打相结合,硬是不改的便调离文艺宣传队,等等,然而,后来的事实表明,不管你怎样严格甚至严厉,也不管你采取何样措施,该发生的故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其中的感叹和感悟一言难尽。后来我就把这些“难言”改造成文学语言写进我的两篇小说里。
一篇是《响吻》,其中写道:“爱情是创造力的源泉,想表达总会有途径。”既然它总是有途径,就必然是势不可挡!用现在的话说:爱情无敌!
一篇是《孤峰上的埋葬》,其中写道:“作为规章制度,总是要硬气点,现在带兵的人也‘实惠’了,什么黑猫白猫,不出事故就是好猫;什么这法那法,能够把兵带上去就是好法。”其中还写道:“男女之爱,即使在监狱里也会产生。这是毫无办法的事情·····”
就这几句话竟然还把中国社科院的一位女博士生感动哭了!
《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开篇便说“今古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1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